网络小说盛行成80后自娱自乐 渴望倾诉争话语权

2007年11月03日 12:22 次阅读 稿源: 条评论
在“80后”的童年,至少还有郑渊洁给他们写童话.而“90后”呢?谁又为他们写了什么?
从蔡智恒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到萧鼎的《诛仙》,短短几年时间里,网络小说迅速崛起,成为全民写作时代的标志物之一.此类小说的作者年龄多集中在20至25岁之间,人们统称之为“80后”.
  网络小说几乎无门槛

  “80后”踊跃投身网络小说写作,长远来说,是对成名成家、优厚报酬的憧憬;短期内则是满足个人尝试写作的愿望.

  《瞭望》新闻周刊在走访中发现,在他们的身上,存在着强烈倾诉欲望和表达渠道缺乏的矛盾.一方面,他们已接近或步入成年,思维活跃,渴望表达自己的声音,展现个人才华;另一方面,社会可供倾诉的渠道并不多,主要的话语权力、媒介资源并不掌握在他们手中.

  对于爱好文学创作的“80后”而言,把小说发到网上无疑是个好渠道.在传统的写作、出版模式里,出版社、编辑充当了把关人角色,对作品的主题、内容、质量均有严格的控制.而在网络写作中,把关人这一角色被大大淡化.无论其文笔出众也好,惨不忍睹也好,任何人几乎都能从事创作.

  尤其是在商业性文学网站和个人博客的形式下,把关人的作用近乎为零.“龙的天空”幻想文学网站站长段伟表示,即便是在运作网络小说的实体出版时,对作品质量的要求稍微高些,但编辑们也几乎不干预小说的内容.作者爱怎么写就怎么写,只要市场卖得动就行.

  中国传媒大学黄金华教授表示,由于新媒体的崛起,文学创作呈现出加速化的趋势,读者和作者逐步在实现“双重自由”:不但作者发布作品时更自由了,读者在选择作品时也更自由了.

  辛苦创作收入几何

  网络小说作者的获利,目前主要依赖中介公司.此类公司一般以自建的原创文学网站为平台,进行小说的搜集、作者的签约、作品的网上订阅、实体书的运作出版等工作.段伟表示,原创文学网站可以靠“线上”和“线下”两方面获得收益.“线上”收益包括Vip书库的订阅费、广告费等,“线下”收益主要依靠实体书出版.

  业内人士透露,小说作者的利益和公司的效益息息相关.哪家公司的网站占有了更全面的书库、更多的作者,其在同行竞争中便处于优势;同样,作者与实力较强、出版渠道较广的公司合作,其作品便能获得更好的推广.

  目前,许多文学网站都推行了Vip制度,提供付费点击阅读.点击数直接关系到网站的收益,因此作品的快速更新非常重要.许多网站都对作者的更新速度作了要求.如起点中文网的“天行健”作者签约计划,便要求签约作者每月交稿不低于10万字.

  “每天都要按时交出一段,就像是上班交差.否则人气会迅速跌落.”北京的网络小说作者文舟表示,自己开始写作的第一个月就创作了22万字,有的作者甚至一天能“飙”2到3万字.此外,网络小说大多采取连载的形式,市场反应好的作品可以不断带来收益,出版方往往会要求作者尽量把故事拖得长一些.一些作者常被叮嘱“故事慢点结束,主要人物别那么快死.”

  疯狂的写作为一些作者带来了丰厚的收益.文舟就已经辞掉工作专心写小说.他表示“养活自己绰绰有余.”起点中文网对外联络部负责人罗立表示,网站目前每月Vip稿酬发放量均在200万元左右,最多时曾有作者单月支取稿酬20万多元.作者不但有机会通过电子版权赚钱,其作品一旦被出版为实体书或改编成游戏、漫画,他们还能另外获得稿酬和版税,如一部名为《鬼吹灯》的小说就已被改编成漫画.

  然而据本刊记者了解,像文舟这样报酬较优厚的网络小说作者还是少数.大多数人仍然在网络上数量庞大的作者群中谋求出头.起点中文网公布的数据表明,该网站运作出版的书籍共四十多种,而相比于八万多种的库存量,比例实在小得很.对于许多作者来说,出书、成名不过是可望不可即的幻影.

  “装神弄鬼”大行其道

  玄幻鬼怪、都市爱情等是网络小说的常见题材.其中,玄幻鬼怪小说中的人物往往飞天遁地,纵横寰宇,穿梭时空,无所不能.前不久,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陶东风在博客上发文,指责中国小说已经进入“装神弄鬼”时代.

  近年来,反响较大的长篇网络小说确实多“装神弄鬼”.《紫川》是人族和魔族的战争故事,《亵渎》是西方神话故事,《飘邈之旅》和《诛仙》则掀起了东方修真题材的潮流.

  2006年,长篇小说《鬼吹灯》在网上大受欢迎,后由起点中文网运作出版.这部鬼怪题材的书讲述的是盗墓者的故事,创造了“精绝古城”等一些墓穴、神殿的场景,宣扬了一些盗墓的所谓术语行规,如把盗墓者称为“摸金校尉”,把墓穴里的邪怪称为“大粽子”等.罗立介绍,由于谨慎起见,该书出版时首印仅四万册,不料上市之后反响极好,连续加印,至今总印数已近30万册.而目前很少有传统小说能卖到这个成绩.

  玄怪题材的盛行,一方面由于年轻作者丰富的想象力,另一方面也源于他们人生积淀有限,激情有余而阅历不足,出现创作瓶颈.“80后”往往自诩早熟,也常常被社会舆论认为早熟,但事实并非如此.“80后”作者不象70年代的人那样,在懂事时正经历着中国社会的剧烈转型.他们有的大多是极为近似的“从家门到校门”的成长历程.创作欲望虽然充沛,却因为人生曲线单一,因而在写作时处处捉襟见肘.一位“80后”作者表示,自己不断出书,激情用完了,阅历却没有及时补充上来,这是整整一代网络文学作者都面临的困境.

  长沙大学的网络小说作者宇航说,在创作题材的选择上,既然写不出现实的东西,就只能求助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了.“神殿是什么样的,天使是什么样的,谁也说不准,谁也不能说我写错了.”

  黄金华表示,年轻人的网络作品中往往包括两种内容,一是想象,二是个人情绪.他表示,自己在阅读此类作品时是个“惊喜”与“遗憾”交织的过程,即为作品中不时的“灵光一现”而惊喜,又为一些年轻作者缺乏社会历练、较少关注实际而遗憾.

  一些业内人士则表示,近年来网络小说的题材其实也在走宽.段伟介绍说,军事、历史等文学题材在网络上已占有一席之地,如《终身制职业》便是一部军史文学的佳作.

  除小说之外,一些在网络上连载的社会、历史题材读物也广受欢迎.如在网络连载的《明朝那些事儿》,作者以“把历史写得好看”为原则,用通俗诙谐的语言解读明史,叙述之中加入个人评论,获得了网民的追捧.

  传统作家也该做些什么

  对于网络小说和传统写作的区别,段伟认为,相比之下网络小说更类似于评书.“一部评书听起来可以有滋有味,但如果不加修饰地记录成文,你未必会觉得好看.”

  段伟还表示,一些作品除了臃肿之外,有的还略显稚嫩.记者阅读时发现,许多网络作品中的人物在处理问题时惟武力是从,幼稚而极端.不少作者年华正盛,却在作品中极力营造低沉、颓废的调子,动辄轻言死亡.有人认为,这些都源于年轻作者与读者们共有的心理状态.他们期待自我实现和社会认同,渴望在真实的世界里获得成功;一旦受阻,又容易迅速地消沉低落.

  在《亵渎》一书中,主人公罗格残酷冷血,在黑暗中行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即便是让千万信徒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然而,不少网民读者却大都对其性格表示欣赏和倾慕,几乎没有质疑和批驳声.

  有学者发问:除了年轻人自己,谁还愿意为他们认真写一点东西?

  在当前的文学界,传统小说和传统作家们表现平平.他们常常成为被批评的对象——应酬太多、追名逐利、不潜心创作等等.在传统小说中,反映年轻人当下生活状态和诉求的佳作少之又少.

  一位网络小说作者说,很少有这么一本书,能让他拿起来翻了之后会说:呀,这写的就是我的生活.

  网络小说,实则是一场年轻人的自娱自乐.“自己的时代只能靠自己写,不能靠别人.”这位年轻的作者如是说.然而,当整整一代人的兴趣太多地被神仙鬼怪、都市爱情、你死我活所占据时,就不能不引发人们思考.王朔最近表示,整个“80后”的作家没有创作出一部立得住的作品.但同样地,当今的传统文学界也没有一部反映“80后”一代真实生活的、真正优秀的作品.

  在“80后”们的童年时代,至少还有郑渊洁给他们写童话.而更年轻的“90后”呢?谁又为他们写了什么?一些学者认为,对于人生观、价值观正在逐渐形成的年轻人而言,网络小说不该成为他们仅有的选择.

  宇航说,当前的一些传统作家们,与其整日对网络小说表示鄙夷和不屑,不如自己担负起责任来,多关注青少年的生存状态,创作出具有年轻人气息、贴近年轻人生活、能反映年轻人诉求的作品.

  在年轻人自身的创作上,黄金华则鼓励他们放开眼界,跳出情绪化的桎梏,多关注身边人的生活状态,写出更加厚重的作品.

  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敖依昌教授认为,社会也应给年轻人提供施展才能的空间.他表示,判断一个社会是否开放发达,往往要看其是否能给年轻人提供最大程度上的选择空间.他表示,在创作、立项、评审,甚至是举办赛事、建立基金等方面,应该给年轻人提供充分施展才华的机会.

文/《瞭望新闻周刊》

活动入口:

天翼云 - 0元体验数十款云产品

阿里云技术变现推广大使招募中

对文章打分

网络小说盛行成80后自娱自乐 渴望倾诉争话语权

1 (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