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周刊》:报道激怒奥组委 土豆网危情六十天

2008年03月05日 14:10 次阅读 稿源: 条评论
在中国开一家视频网站,你永远不知道会突然惹上什么麻烦——有时候可能是因为放了不太合适的内容,有时候仅仅因为开发布会的时候邀请了一家国外媒体.
“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在中国的年轻人当中,视频网站土豆网的这句口号深入人心,但是过去的60天表明,土豆网还无法导演自己的命运.

访问:

2020年天猫双11领券入口 全球好货10月21日起开始预售

京东双十一领券入口:三大主场每满300减40

2007年12月29日那天,王微的心情似乎很不错.作为土豆网的创始人,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了一篇1000多字的长文来纠正两天前《华盛顿邮报》一篇报道的错误,其中一个是,作为中国最受欢迎的视频网站,土豆网每月的用户已经达到5000万,而非报道所说的1500万.文章一如既往地语气轻松,并且充满了对美好未来的信心.但就在那一天,第一次打击来了.

  那一天,中国信息产业部和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在各自网站上挂出了一份针对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管理规定”.按照规定,从2008年1月31日起,所有在中国互联网上提供视频服务的公司都必须由国有资本控股,否则无法获得营业必需的许可证.而中国最大的几家视频网站土豆、优酷、酷6等无一例外是拥有外商投资背景的私营企业.上述几家视频网站表示,在这份规定出台之前,他们并没有得到两个主管部门的相关询问.

  这份被称为“视频新规”的管理规定立刻就成了视频网站的噩梦.整整一个月,几家视频网站的管理者们不断到主管部门打听新规的详细解释,顺便为自己的公司做政府公关.同时还要不断面对媒体的猜测——“这个月底,你们会倒闭吗?”

  王微是这些在北京奔波的高管们中的一位.这是土豆网第一次遭遇到重大的危机.在此之前,这家2005年创业的公司一直顺利得超乎想象.但是,王微对新规的表态依然保持了和其他同行的一致:“我们无条件地支持视频新规的实施,这将更加有利于视频网站的规范发展.”他还说,3年前视频网站们不知道监管机构是谁或者可能是谁,这次他们至少知道是两个部门的联合行动.

  除了提请政府部门对他们网站该如何实施新规定做出说明,以及寻找律师——后者告诉土豆网,新规的可执行性不强,不用过于焦虑,这些网站还集体自觉地把一些可能涉及到暴力、色情或侵权内容的视频节目删除.这些节目被猜测是中国政府突然加强网络视频管理的重要原因.

  但是,直到2008年1月31日,这些公司仍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如何发展业务,也无法评估自己公司的经营可能因此受到多大影响.

  这样的窘境一直延续到2月3日.当天,两主管部门发布了管理规定的详细解释——新规只针对新来者,既有的多家视频网站可以以现有身份申请许可证.这样的解释让王微们长舒了一口气.

  作为事件的后遗症,土豆网在其总部所在地上海设立了一个新部门.《第一财经周刊》获悉,这个春节期间才设立的政府公关部门专门负责与上海市网络主管部门沟通.在现行互联网管理体系中,各地方政府宣传主管部门与国家主管部委拥有同样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要合法获得许可证,土豆网必须先获得上海市网络主管部门的保荐.

  暂时渡过危机的土豆网急需一个胜利来鼓舞士气,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们觉得,与中央电视台的合作就是他们所需要的.

  2月28日,《亚洲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拥有2008年奥运会转播权的中央电视台于当日授权土豆网和Myspace中国转播奥运赛事的权利.得以分享奥运商机,很多评论者认为转危为安后的土豆网又迎来了新的发展高峰.但事实上,报道带来的只是更多的麻烦.

  在2007年7月土豆网与央视国际网站进行过初次技术合作后,土豆开始为后者提供视频技术支持.央视国际网站希望在三到五年内成为全球第一的视频网站,与土豆网们相比,它们拥有强势的品牌和2008年奥运会带来的机会,但是技术优势并不明显.到了2008年2月央视为其网站添加视频功能的时候,它们自然又想到了土豆网.

  土豆网的一位公关人员对《第一财经周刊》介绍说,按照协议,土豆网将为CCTV.com的“我的播客”和“我的社区”版块提供技术支持.在这些与奥运赛事有关的视频播出时,页面上会同时出现中央电视台与土豆网的标志.

  作为一家熟悉中国情况的本土公司,土豆网虽然非常高兴能够搭上奥运末班车,但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低调行事.上述公关人员说,为了尽可能不触怒他人,低调是土豆与中央电视台约好的原则.2月28日CCTV.com新版上线的发布会被定名为“研讨会”,土豆网CEO王微甚至没有上台演讲.所有事先找好来报道“土豆的一次胜利”的国内媒体都被劝说暂时不要报道此事,最后只有作为海外媒体的《亚洲华尔街日报》报道了此次合作.

  但恰恰是这样一篇报道激怒了奥组委,在维护奥运相关权益方面,该组织从来不遗余力.让他们感到愤怒的是,作为一个被授权者,CCTV有什么权利能把网络转播权授权给别人?《第一财经周刊》获悉,奥组委已经紧急与中央电视台沟通,后者则立刻把网站上与土豆网合作的两个频道临时撤下.奥组委的态度很明确:“先停下再说.”至于两家公司能否继续合作,还需要三方会议解决.

  王微又一次赶到北京进行危机处理.“没想到会闹到奥组委来找我们,”他说,“帮我澄清吧,我们只是技术合作伙伴(没有赛事转播权),我们也要求《亚洲华尔街日报》帮我们澄清了.”

  王微说他现在的心情“蛮烦的”.在中国,奥运已经被重视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程度.如果合作最终无法进行,不仅之前的努力将就此告吹,一旦背上“侵权奥运”的恶名,土豆网的口碑和实际业务也将会受到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

  受到影响的还有土豆网的同行们.中国另外一家大型视频网站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他们也在与中央电视台的另外一个部门洽谈视频方面的合作,合同原定于下周签署.但在土豆网事件明朗之前,这份协议很可能将延缓签署和公布.

  王微的一位助手回答《第一财经周刊》的提问时表示,三方会议将很快做出共同声明.
阿里云双11.png

访问:

阿里云双11开宝箱领亿元津贴 还有11111元现金红包

Verisign - .com域名的守护者 为品牌代言

对文章打分

《第一财经周刊》:报道激怒奥组委 土豆网危情六十天

1 (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阿里云双11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