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Windows Mobile 灭亡的七宗罪

2017年10月14日 00:08 次阅读 稿源:搜狐IT 条评论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有些轻狂,如今你四海为家曾让你心疼的姑娘,如今已悄然无踪影犹记得上大学攒钱买了第一台智能手机Lumia 520时,下载的第一首歌曲《曾经的你》。如今这部手机早不在,而最有希望成为全球第三大手机平台的Windows Phone也即将成为曾经。

访问:

微软中国官方商城

搜狐科技/崔家乐

微软应该很想在移动领域有所作为,但是从最早1996年开始研发WinCE系统、Windows Phone到现在的Win10 Mobile,21年间,微软所做的事情却是一直在推翻、一直在失败。

在此之前,微软一直拒绝公开评论Windows手机平台的形势和未来,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近日,Windows 10 Mobile主管Joe Belfiore(人称乔北峰)通过推特表示,微软未来只会为Windows 10 Mobile提供包括修复BUG、更新安全补丁等,不再开发新的系统功能和硬件产品。

这个答案并不令人意外,但它几乎等同于微软官方宣布了 Windows Phone 的死亡。

猜中了开局,却没猜中结尾

“你能把所有这些东西以及更多的东西存入另一个信息装置,我们把它叫做袖珍个人计算机。它和钱包一样大小,你可把它放进口袋或者手提袋里。它可以显示信息和时刻表,也能让你阅读或者发送电子邮件和传真,记录天气和股票报告,并且可以玩简单或者复杂的游戏。开会时你可能会做笔记,检查一个你与别人的约会,查看一下信息,如果你感到疲倦还可以翻看你的孩子的几千张容易挑选的照片。”

1995年,比尔盖茨在写下《未来之路》时,曾经这样预言未来。他所说的皮夹式电脑,差不多就是今天附带有语音功能的移动智能手机。

当时作为CEO的盖茨,就这样神一样的看到了智能手机的发展前景。

然而,大预言家比尔盖茨怎么也想不到,在短短二十一年之后,这个曾梦想占据第一,饱受挫败后还想和iOS以及Android一同占据前三的操作系统便轰然倒塌,名存实亡了。

市场调研机构 IDC曾公布 2017 年 Q1 智能手机市场报告,Windows Phone 在全球范围内只有 0.1% 的市场份额。此前在 2016 年的预测中,IDC 曾认为 Windows Phone 的份额会在 2020 年达到 0.1%;没想到,微软提前 3 年走到这一悲惨的境地。

而比尔盖茨九月末的一次采访中还表示自己已经改用了Google 旗下的 Android 系统。

当然为了安慰一下WP的用户,他也介绍到在手机中使用最多的,仍然是微软的产品,比如像Office套件、OneNote、微软必应等APP。

前序——最初的美好

在盖茨预言智能手机的未来之后,微软就率先进入了智能手机领域,而手机操作系统的前身Windows CE,就这样在1996年诞生了,最初的版本是基于Windows95精简开发,用户界面也继承了微软的经典元素开始菜单。

当时的微软还构想了一整套商业模式,微软做手机系统,手机厂商做硬件,然后向手机厂商收取系统的授权费,看起来相当美好。

那时还没有诺基亚的塞班系统,当时比尔盖茨频繁向诺基亚示好,微软希望快速成长中的诺基亚能够加入自己,双方当时还在推进一个名为Phoenix的计划。

然而正值少年的诺基亚显然不愿意给别人当苦力,于是1998年便联合当时排名前三的爱立信、松下、摩托罗拉投资了英国PDA公司Psion拆分出来的软件部门,成立了Symbian公司。

这也引起了微软的颇为不满,比尔盖茨曾公开表示对于诺基亚很失望,“诺基亚从来没有告诉我们他们要联合起来。不管Symbian做什么,对我们都是有害的。”

尽管如此,当时的微软操作系统还是占据了当时手机操作系统的一席之地。在2007年苹果推出iPhone之前,智能手机竞赛主要在4大玩家之间展开,分别是Palm、黑莓、Symbian、微软。那时的Windows Mobile 6系统占了市场的30%,相当了不起。

那么,在此之后,微软到底是怎样一步步把这个市场玩死的呢?

下面就来看看微软在手机业务上犯下的这多宗罪。

怂——iPhone发布前的错失良机

如今,除开功能机,我们已经很少看到键盘手机,到处都是形状各异的触屏手机。

殊不知,在iOS和Android之前,微软却是最早支持手机触屏的操作系统之一。从PocketPC 2000开始,微软的手机操作系统就支持触屏。但那时的触屏还不是电容式的,微软的触屏是为笔设计的,甚至还得去点屏幕左上角的开始菜单。

且不说操作如何,以目前的眼光看,微软如果坚持了触屏的道路,再稍作改进,如今该是多么美好。

然而在当时,触屏手机的销量并不怎样,微软在卖不动之后,转而开始设计键盘。

2005年,微软和曾经的对手,已经拆分操作系统的Palm宣布合作,推出了搭载Windows Mobile5的Treo 700W,有全键盘,也有触屏,操作界面却没有什么大改动。Windows Mobile就像强行塞进去的。

摩托罗拉Q9与Palm Treo 700w

2006年,微软又和摩托罗拉合作推出了Q系列全键盘Windows Mobile手机。这次更加干脆,摩托罗拉Q9已经不支持触屏了。

就这样,微软放弃了触屏。

因此,我们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2007年Macworld大会上,早已经在研发iPhone的乔布斯把摩托罗拉Q、Palm Treo、黑莓、和诺基亚E92调侃了一番,用来衬托iPhone的触屏交互方式是多么的创新。

慢——iPhone发布后的蜗行牛步

依稀还记得,乔帮主在发布会上表示,苹果手机将领先其他手机至少十年。

且不说,如今iPhone8或者iPhone X如今是否还领先,但在当时,iPhone的发布至少是刺激了手机领域的所有厂商,包括安卓与微软。

2007年1月10日,在iPhone发布的当天上午,安卓之父鲁宾正在离拉斯维加斯600英里的公路上,他正要去CES展会上和运营商们见面。

当他看到电视里乔布斯手中的iPhone无比惊讶,当即让司机停车,在网上看完了发布会。他对正在酝酿的Android的未来这么评价:“我猜我们的手机不会发布了。”

原来当时的Android使用全键盘设计,原型机看起来很像黑莓。但是,谷歌迅速推到了之前的交互设计。一年之后的9月,用户界面重新修改后的Android1.0亮相了。

2007年,Google联合HTC、博通、LG、三星等公司成立开放手持设备联盟。

2008年,世界上第一款Android手机HTCG1诞生。

2009年4月,Android快速迭代到了1.5版,支持了虚拟键盘,重力传感器和包括中文在内的多语言。

2009年9月,谷歌发布了Android1.6的正式版,并推出了搭载1.6正式版的HTC Hero G3,成为当时全球最受欢迎的手机。

到此时,iPhone 3GS已经发布,App Store已经上线了快一年,Android系统已占据了美国移动系统市场28%的份额,在全球占据了 17%的市场份额。

在此之间,微软做了什么?

2007年2月,微软发布了Windows Mobile 6.0。2008年4月,小修小补的Windows Mobile6.1发布。直到2009年中,微软还在忙着推进Windows Mobile6.5的更新。

微软真的太慢了!

乱——本可完美的Windows Phone 7

不得不说,之后2010年发布的Windows Phone 7作为Windows Mobile的后续版本,给人带来了眼前一亮的设计。

世界性的切换动画、流畅的直觉式交互和排除无用干扰的高速信息流传递,一点不像Android一味模仿iPhone。

事实上还不仅仅如此,Windows Phone平台早期的流畅也体现在一些细节的交互处理上,比如点按按钮的按压回馈、输入键盘点击时系统发出的声响反馈都颇有划时代的意义。这样超前的设计语言后来也被其他产品模仿。

然而,Windows Phone7.0有着完整的UI设计理念,但却并没有让大多数用户感到满意,因为在系统以外的各方面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问题。

首先,功能十分不完善,很多早在安卓和iOS上实现了的东西,比如复制粘贴的功能,可能直到Windows Phone 8的时候才到来。

虽然2007年iPhone发布的时候,也没有复制粘贴和多任务。但是,iPhone在2007年可以有这些缺点,迟到3年的Windows Phone 7不行,因为它是后来者。又都说后发优势,但微软身上完全体现不出来这样的优势。

同时最为常用的输入法却也成了问题。Windows Phone 7初期版本仅提供了英文语言的支持,除了不支持系统不支持中文语言显示外,也没有提供第三方输入法接口,这意味着用户本身无法切换中文输入法键盘。这可就苦了应用开发商,需要在早期的Windows Phone的中文应用中内置中文输入键盘,很是尴尬。

直到2011年Windows Phone7.5推送后,这一问题才真正得到解决。但此时,卡顿的问题几乎出现在每一个第三方应用。

这段时期,面对市场份额整整日上的苹果和安卓,微软急了,却更让仓促的Windows Phone乱了。

坑——3年搞垮诺基亚

时间进入2011年,微软终于拉到了一个重量级合作伙伴——当年背叛了微软手机的诺基亚。

在这里就不得不提下一位了不起的人物——3年搞垮诺基亚的埃洛普。

2010年9月,史蒂芬·埃洛普正式从微软跳槽至诺基亚出任CEO。

那时,苹果推出了真正将影响全世界的iPhone 4;安卓的小伙伴HTC Desire、Moto Milestone2、三星i9000们则正在吸引普罗大众的眼球,而那时诺基亚有什么呢?

覆盖低收入国家的低端非智能机,在各国以坚固耐用而闻名的塞班智能手机,还有诺基亚未来的希望——Meego系统。

史蒂芬·埃洛普的上任是带着重要的使命的——重振诺基亚。

然而,2011年2月11日,埃洛普发表的公开讲话却改变了众多人的命运——宣布诺基亚和微软合作开始开发Windows Phone,同时Nokia将会停止对于Symbian的开发,作为Nokia未来计划的Meego也将被放弃。

此话一出,原本在自然衰落周期中的Symbian几乎是遭遇了休克式的突然死亡,同一季度Nokia的智能机销量被苹果超越,而Nokia多年以来首次出现了亏损。

坑了诺基亚不说,Windows Phone还是没有扶上墙,2011年合作刚开始,微软的Windows Phone系统更新突然停了下来。一直到2012年夏天,Windows Phone 8发布。而这两年里,iPhone销量翻了三倍、Android翻了六倍多。

而2012年之后,移动市场已经和微软没什么真正的关系,尽管它花费超过72亿美元收购诺基亚,着让 Windows Phone 彻底失去了崛起的机会。微软陷入到财务困境中,不得不通过各种裁员计划和业务调整来弥补。

而回头看在这条路上闭着眼越走越远的Nokia,早已经是面目全非。

蠢——抛弃了用户的系统换代

2012 年 6 月,微软在发布 Windows Phone 8 还挺美好,微软骄傲地宣布,Windows Phone 8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放弃了Windows CE核心,使用和Windows8一样的Windows NT6.2,未来Windows上的应用能直接通用,手机和PC能无缝协作。

Windows Phone版本还首次对多核心CPU提供了支持,手机分辨率的标准也提升至WVGA、WXGA和720P,这使得Windows Phone硬件落后的情况成为了历史。

然而看似的美好对于老用户而言却是无言的悲剧。

由于更换了内核,所有的搭载 Windows Phone 7 系统的手机都无法升级到 Windows Phone 8。

这对于刚刚起步几个月的 Windows Phone 7 来说,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要知道当时诺基亚的 Lumia 800 和 Lumia 900 等 Windows Phone 7 手机刚刚发布没多久,微软此举等于说是宣布了它们的死刑。

原本就不多的WP会怎么想?

既然不让用,那就转去iOS或者Android这俩更成熟的平台不是更好?

贪——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其实,Windows Phone系统刚刚推出时,确实吸引了很多厂商加入。最终很多厂商选择离开微软,虽有平台生态系统不完善,应用较少等关系,但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微软的授权费用hou贵啊!

一直以来,微软依靠收取PC制造商使用Windows操作系统的授权费用赚了很多真金白银。

因此他们便将这一传统延续到手机平台,向手机制造商收取每台10-20美元的Windows Phone系统授权费用。

但是,安卓是免费的!

中兴就曾表示,每生产一部WP手机,要交给微软27美元,这直接导致其无法针对中国市场推出廉价版手机。

同时,据了解微软2012年通过WP系统获取的授权费用,约为7.36亿美元,仅占该公司当年总营收的1%——甚至远低于微软通过安卓设备上获得的专利授权收益(2013年,微软在安卓设备上可获得约43亿美元授权收入)。

这点小便宜,丢了不可惜,反而可以刺激销量,这点来说,微软当时怎么就看不清呢?

真正到了2014年的时候,纳德拉才看清了免费授权的大势所趋,但此时为时已晚,非但没有获得更多第三方OEM的支持,反而让市场认为Windows Phone已不具备收费的价值。

想要弥补过错,反而一错再错,真难!

与此同时,微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不肯在硬件上让利来扩大Windows手机的销量。

从所有Windows手机上可以看出,这些手机基本没有什么性价比可言,入门级的低端机型价格也要高出Android机型,这种销售策略基本不要想吸引太多消费者,更何况在系统平台还要落后于别家的情况下。

后来微软似乎也意识到了低价的重要性,因此,Lumia 520/521开始出现在各大领域,其在谷歌的搜索量迅速超过旗舰Lumia 920。Lumia 520在最鼎盛的时期,占据了Windows Phone8平台27%的份额,在所有Windows Phone也有20%的占有率。

而与之相对的,却是Lumia高端产品的遇冷。

然而当2014年Android千元机浪潮开启后,Lumia的销量开始出现雪崩式的下滑,而随后出场的Lumia 620、630等产品也难以重现Lumia520/521的盛况。

中国有句话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个道理微软也懂,但是只因一个字——贪。

崩——用户缺失与应用缺少的死循环

没套得住用户,自然也就套不住应用开发者。

缺乏足够丰富、优秀的APP又成为Windows Phone平台的诟病,用户因此大量流失……

于是乎,Windows Phone平台就陷入了这样一个死循环。

在众多人询问乔北峰微软手机失败的原因——

乔北峰给出的回应是尽管微软花了很多钱请开发者为Windows 10 Mobile研发应用软件,甚至开发者不愿意参与时,亲自开发应用,但由于用户体量太小,很多公司都不愿意投资。

即便是很多APP支持Windows,设计和功能也很粗糙,或者更新缓慢,乔北峰也承认这确实是问题,但是无解。

2015 年 7 月,微软发布了 Windows 10 操作系统;与此同时,Windows Phone 也进入到 Windows 10 Mobile 时代。然而,这也只能保证 Windows Phone再多活两年。

2017年10月13日的采访中,纳德拉无奈回答道——

“我们没有拥有绝对的智能手机硬件份额,这是经过了消费者的真正选择。这就是现实。...现实情况是,我们不能作为第三个移动系统生态存在,没有市场份额,并能够吸引开发商。”

很难说究竟是哪个问题造成了Windows Phone现在的局面,只能说,现在的形势已经基本不可挽回。

又或许,我们真的也不再需要Android和iOS以外的手机系统了。

“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这笑容冷暖纯真”——《曾经的你》

域名首购

对文章打分

[评论]Windows Mobile 灭亡的七宗罪

7 (2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