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制半年后黑卡仍有售 运营商:未实名将停机或注销

2018年01月26日 08:56 次阅读 稿源:南方都市报 条评论

电话用户实名制“大限”已过半年,而南都记者调查发现,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非实名制“黑卡”仍有售卖市场。此外,在电话实名制政策推进时,有不少市民及网友反映,自己名下多出许多非本人或授权他人注册的电话号。有专家称之为“历史欠账”,系实名制全面推广前而遗留下来的问题。

而针对南都报道,三大运营商均予以回复,表示将针对“黑卡”市场进行相关监管,对未实名用户予以停机或注销。此外,广东省政协委员欧永良则表示,运营商应加强实名制审查,堵死相关漏洞。而南都记者亦于昨日就上述问题向国家工信部发函,对方表示近期将给予回复。

原标题:将对“黑卡”市场进行监管 对未实名用户停机或注销

移动 没办法主动去查用户绑定多少卡

针对南都报道近期有市民发现自己名下多了很多未使用的陌生号码,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丘文辉向南都记者表示,“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邱文辉称:“实名制是有一个过程的,从2013年颁布开始,随着国家法令的推进实名的比例不断提高,包括‘一证五号’也是逐步实现的过程,首先2016年底实现省内一证五号,去年开始实行全国一证五号,到现在只要新办的卡就必须要本人拿身份证来拍照录入”,丘文辉表示,对于以前绑定的未使用号码,消费者可以拿着身份证到营业厅查,确认绑定的号码不是自己的都可以注销。

此外,丘文辉指出,运营商没办法主动去查消费者的身份证上绑定了多少张卡,“这个属于信息安全,我们不能逾越,而且我们也无法证明这张卡是不是某个消费者的,只能让消费者自己去查证。”

对于黑市中买卖非实名制手机卡的情况,丘文辉称,移动方面会从两个维度监管,“首先我们后台有数据库,发现行为不正常的我们会和公安部门配合调查取缔,第二,群众可以举报。”

联通 去年10月开始已严格清理未实名用户

中国联通方面回应南都报道称,针对报道中提及的周先生案例,经相关业务部门核查,周先生争议的号码均非深圳属地。根据《关于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的相关规定,当客户确认其名下号码非本人真实办理或登记使用人信息的,可凭有效身份证件,到联通公司自有营业厅对其名下号码情况进行查询。如确认不属于其名下号码,可签署《委托书》后转由该司进行核查(含外地号码)。在确认情况属实后,该司将此号码发送给号码归属省或地市进行相应处理。根据客户要求,经严密核查,联通公司按照流程对争议号码进行了处理。截至1月25日,争议号码均已剥离出周先生名下。

此外,回复称,联通公司严格执行国家工信部相关规定,一直以来高度重视实名制工作。对于新注册用户,严格进行身份证件核查,深圳联通采取二代身份识别设备联网核验用户身份信息,并现场拍摄和留存办理用户信息后方可办理,以保证用户登记信息真实、准确、可溯源。对于未实名用户,该司从2016年10月开始,已严格清理未实名用户,下发短信通知用户限期到营业厅实名,未实名号码在2016年12月底均已做停止服务处理。

电信 如存在信息缺失会告知用户整改

针对“大限”之后新注册用户的管理,中国电信方面回复表示,目前该司对新注册用户分两种场景:一是,预付费手机,用户在社会渠道实体店购买预付费卡,现场登记实名资料,通过系统认证后,实体店才能卖出预付费卡;二是,后付费手机及固网业务,用户到营业厅实体店持本人身份证登记实名信息,营业厅协助滴卡操作,经过系统核验证件确认有效后,方可为用户办理业务。

此外,对于未实名用户的处理,回复称,公司将稽核用户实名制资料、产权信息、经办人信息、拍照照片,如存在信息缺失,则采用语音、短信、PUSH等方式,经过三轮或以上告知用户需回厅整改,如用户逾期未回厅整改的,根据《关于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文件精神,则实行未实名停机。

名下多出陌生号 市民投诉后已被移出黑名单

名下多出的陌生号显然已经影响到了市民的正常生活。前日南都报道刊发后,一名付先生反映称,其在淘宝通过广东联通官方旗舰店购买一张电话卡,付完款后却迟迟未见发货。付先生到营业厅查询才得知,自己名下曾在2016年被人注册了一张手机号,使用不到一年便欠费300多元,因此付先生被拉入联通黑名单。而在南都介入此事后,昨日下午付先生表示,自己已经被移出了黑名单,购买的新卡也能如期发货。

此外,仍有不少网友在南都报道留言发帖称,自己也曾“被办卡”,对于名下多出的陌生电话号十分担忧。有网友担心,若多出的陌生电话号被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是否会对自己产生影响。

对此,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毛鹏律师表示,如果公民名下多出来的电话卡被用于违法犯罪活动,该公民对此确实不知情,最终承担法律责任的还是违法犯罪行为的直接实施者,但可能免不了会对该公民正常工作或生活造成一定困扰。

毛鹏律师认为,公民如果遭遇损失或影响,首先肯定可以直接向使用假冒身份的电话卡违法犯罪活动的直接实施者索赔;此外,该公民还可以向运营商提出投诉,如果运营商在办理假冒身份信息的电话卡过程中存在审核不严的情形,公民还可以据此提出索赔。

此外,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合盛律师事务所主任欧永良认为,就报道而言,办卡的市民应该是没有什么过错的,第一不知情,另外也是偶然发现问题,“应该说因此产生的损失不应该由他来承担,运营商应该加强对实名制的审查,堵死相关漏洞,另一方面,违法分子通过作假的行为盗取了信息,获取了不当利益,相关部门应依法予以惩戒。”

“黑卡”市场有冒头趋势

除了名下多出“陌生号”的历史问题,电话实名制“大限”后,“黑卡”市场也有冒头的趋势。实际上,2015年国家工信部、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联合印发《电话“黑卡”治理专项行动工作方案》,要求自2015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在全国范围联合开展电话“黑卡”治理专项行动,重拳整治“黑卡”。

此番整治包括,2015年9月1日起,电信企业要求各类实体营销渠道全面配备二代身份证识别设备,在为用户办理电话入网手续时,必须使用二代身份证识别设备核验用户本人的居民身份证件,并通过系统自动录入用户身份信息;不得委托未配备二代身份证识别设备的社会营销渠道办理电话用户入网手续,多项实名制落实措施被业内称为“史上最严”。

南都记者检索发现,“黑卡”市场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在于其中包含有巨大的产业链条。“黑卡”除了被不法分子用于电信诈骗等违法活动,不少人群还将“黑卡”运用于各种套现活动。

据新京报报道,大量的手机“黑卡”从业者通过从外卖订餐平台、电商、APP、金融平台推出的优惠政策漏洞中获利。其中,在外卖平台上,“黑卡”从业者通过为外卖平台提供手机号首次注册点外卖,提供优惠券、兑换码等方式获利。

在电商平台上,“黑卡”从业者在网络上到处搜集各大厂商的优惠活动,并使用大量小号+代理IP刷取优惠资源,最后转卖获利。据媒体报道,这些“黑卡”从业者打着擦边球,利用各平台漏洞从中获利,赚取差价。

而南都记者亦调查发现,在国家各部门联合下的一轮严打之后,“黑卡”市场有冒头的趋势。南都记者调查发现,仅深圳的华强北片区便有不少“黑卡”售卖者,而在不少贴吧及QQ群中也有“能人”表示可以售卖“黑卡”,并表示购到的电话卡“插卡即用,无需实名”。

旁观

律师:对审核失职应有相应惩罚机制

北京市尚权(深圳)律师事务所李亚兵律师认为,电信手机号码实名制是国家层面推行的政策,目前已经实施过半年,政策的目的在于明确手机号码使用者的真实身份信息,对于遏制电信诈骗类的犯罪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然而,在具体推进这一政策的过程中,仍然出现很多问题。许多市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绑定了许多陌生号码,这些陌生号码虽然有实名身份背书,但实际使用人与号码绑定的身份信息并不相同,实名制相当于名存实亡。

李亚兵律师认为,究其根源,出现上述现象是因为居民身份信息的管理出现了问题。据了解,出售居民身份信息已经形成一种灰色产业链条,身份信息的收集、身份证件的买卖、伪造、变造业务如火如荼。《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明确将买卖居民身份证、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等行为规定为犯罪。对于买卖、伪造、变造身份证明以及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用于逃避手机号码实名制的人群,公安机关应当对此予以重视,并对此类犯罪行为予以打击。对于市民个体而言,则应当充分认识到身份信息的重要性,注意个人身份信息保护,并尊重手机号码实名制的实施规则。

此外,李亚兵律师表示,就监管层面而言,目前的实名制手机号码销售途径比较广泛,首要任务应当是规范手机号码代理商,严格规范实名登记的流程和审核。将审核责任下放到代理商,如果出现多次审核失职,应确定相应的惩罚机制。同时,应进一步加大技术投入,简化及规范实名制审核流程,更好的将手机号码与使用者个人信息牢牢绑定。最后,在实名制过程中发现存在相关犯罪行为,应及时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刘晨 徐全盛 马宁宁

域名首购

对文章打分

实名制半年后黑卡仍有售 运营商:未实名将停机或注销

17 (94%)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