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GM罢工看美国工会:马斯克曹德旺们为何都避之不及

2019年09月17日 15:43 次阅读 稿源:新浪财经 条评论

北京时间17日下午讯 通用汽车公司(GM)超过4.9万名工会工人本周举行大罢工。这是2007年以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组织的最大规模罢工,也是数年来私营行业工人举行的最大罢工之一。

在最近热播的奥巴马夫妇制作的纪录片《美国工厂》中,福耀集团的董事长曹德旺第一次提到UAW时就说,“工会进来,我们就关门不做了”,那还是在他在美刚建厂不久的2016年。

工会在美国社会中始终是一股有争议的社会力量,支持的人认为其可以保护职工的权益,维护弱势群体的利益;反对的人则表示工会抬高最低工资,降低公司经营效率,导致更多失业,同时也造成社会的不稳定。

作为美国汽车工业的一部分,UAW如今已成为一个包袱,一个美国式的“历史遗留问题”。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就曾表示,UAW摧毁了曾经辉煌的美国汽车制造业,他无法忍受UAW进入特斯拉的工厂。

2009年,通用汽车公司由于工会造成的高工资高福利,使其丧失竞争力而申请破产保护,美国政府不得不用纳税人的钱对该公司实施紧急救助,使得UAW成了众矢之的。

但是,在美国,工会在很多行业还是被视为工人的合法代表。今天,它们的活动核心是通过为成员争取工资、福利和劳动环境进行集体谈判,并且在合同违约时代表成员与管理层进行谈判。较大的工会还会进行政治游说,在国家和联邦层面支持对己有利的候选人。

然而近几十年来,随着工人会员队伍萎缩,美国工会的影响力在急剧衰退。除了在制造业、航空业等传统行业尚能保持令人敬畏的地位之外,其他行业工会的力量和影响力日渐式微。

工会影响企业技术创新和让工人变懒?

技术创新是国家经济增长的动力源泉,也是企业保持竞争力的重要基础,企业研发、技术创新对企业而言是对其未来的投入。然而与公司一般性的任务不同,创新通常都有较长的周期、充满不确定性并且具有较高的失败风险,因此激励企业创新面临着更多的挑战。那么,工会对企业创新有何实质性影响?是不是会让工人变懒变得没有创造力呢?清华金融评论曾刊登过一篇田轩教授及其团队发表在国际顶级管理学期刊《管理科学》上的文章《工会是否会影响企业创新》(Do unions affect innovation?),文章给出了一部分答案。

该团队发现,工会的存在会显著降低企业技术创新的能力。对比刚好通过和刚好没通过工会投票的公司,研究发现,相对于另外一组,刚好通过工会投票的公司在随后3年专利的数量和质量(分别用专利数量和专利引用数量衡量)分别下降8.7%和12.5%。文章指出,具体的原因有以下三方面:

首先,企业成立工会后,企业会更多地削减研发支出。这是因为当研发项目启动后,之前的研发投入已然是沉没成本,工人们有动机在此时提出涨工资要求。这种潜在的事后风险可能会导致管理层在事前减少研发投入,从而降低创新水平。

其次,对成立工会的企业来说,成立工会在为职工保障基本利益的同时,也使得职工更加容易偷懒。研究发现,在新成立工会的企业里,留职人员(之前就在本企业从事研发的人员)以及新雇员工(之前在其他企业从事研发的人员)的创新产出都会有明显下降。这说明不仅是公司“老员工”会更加懈怠,公司新招的员工们也会不像之前那么努力,工会的负能量可见一斑。

最后,企业成立工会也导致更多创新发明者选择离职。已有研究显示,成立工会后,企业职工的薪酬差距会被缩小,企业会越发倾向于“吃大锅饭”。而这种情况对真正有能力、有创新想法的人来说则是噩梦 — 薪酬并不与贡献成正比。凭借自己的能力,他们能在其他企业得到更好的待遇和重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离职就成了这些创新者自然的选择,从而进一步降低企业的创新能力。

工会在美国科技行业几乎不存在

以硅谷为例,这里是美国科技业的中心,但作为硅谷主要劳动者的程序员,并没有形成一个类似汽车工人联合会那样强有力的工会组织。

有观点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新兴科技业与传统行业不同,沉淀成本并不大,所谓熟练工人的稀缺性也不高,资本家随时可进行清算,程序员没有可让资本家让步的筹码,这使得传统工会的手段在资本家面前不堪一击。

沃顿商学院人力资源中心主任、管理学教授彼得-卡普利(Peter Cappelli)表示:“在美国大部分的工作场所,工会的力量和影响力已衰退到了无足轻重的地步”,“无论在哪个方面,他们在继续保留契约安排的权利方面都步履维艰。”

工会会员统计数字也证明了这一趋势。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1年,美国有11.8%的有工薪工作者,也就是1480万人是工会会员,这一数字明显低于1983年的1770万人、占工薪工作者20.1%的水平。这还是包括了公共部门工会会员在内的数字。而在私营部门,工会会员数量的减少则更为显著,只有6.9%,即720万人是工会会员,比20世纪50年代的水平减少了约三分之一。沃顿商学院法律研究与商业道德教授詹尼斯-贝尔雷斯(Janice Bellace)表示:“工会的声音已不能被视为一个重要群体的声音了。”

贝尔雷斯指出,美国制造业的衰落,以及公司管理层对工会化的对抗,是工会衰退的重要因素。

传统产业工会衰落与公有部门工会的崛起

自1960年代开始,美国工会会员人数和工会组织的数量开始下降,这种趋势直到今天还在继续。美国工会会员人数下降的原因包括:

(1)政府对工会发展的法规趋紧,限制工人随意罢工。

(2)美国产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制造业萎缩,第三产业迅速发展。而美国传统工会会员主要集中在制造业,第三产业中工会会员的比例一向很低。

(3)企业主大量增雇临时工、短工,而工会不会吸纳他们为成员。

(4)美国工人的人工费高企,随着国际竞争加剧,全球化、劳务外包等新因素,使工会代表工人与资方谈判加工资的筹码减少,也使工人加入工会的意愿变得淡漠。

(5)民众对工会的不良观感增加,工会的罢工行动得不到社会的同情和支持。

现在谈论美国工会,实际上主要指政府雇员、公校教师、消防队员、警察等公有部门的工作人员组成的工会,而不是传统的以蓝领劳工为主要成员的工会。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一方面,1947年美国国会通过《劳资关系法》后,在私人企业发展工会越来越困难。另一方面,公有部门的主管不像私营业主有切身利害关系,他们不会竭尽全力阻扰工会的建立,也比较容易在工资谈判时让步。于是工会运动领袖把目标转向公有部门。在私营企业工会日渐萎缩的同时,工会成员却在政府雇员和公有事业雇员中有了迅猛发展,成为美国工会运动的主流力量,也出现了蓝领工会和白领工会发展势头倒挂的怪现象。

特朗普治下美国工会将继续衰退

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仅有11%的美国工人参与工会,而在代表传统工人阶级方面,数量更少,因为大量新增长的工会会员包括了拥有大学学历的公共部门雇员(比如教师)。二战之后,工会鼎盛时期曾经吸纳过35.2%的美国工人。

自2016年特朗普开始总统竞选以来,他就多次抨击工会领袖,指责糟糕的工会政策和工会领导使得大量工作机会流向海外。

竞选当中,尽管特朗普一度支持上调美国的最低工资标准至10美元/小时,但上台之后他又表示美国过高的工资使得美国的制造业变得毫无优势!特朗普曾提名的美国劳工部长候选人安德鲁-普斯德也公开表示坚决反对上调最低工资,尽量使用机械制造来代替昂贵的人工,并呼吁取消为工人购买高标准的医疗保险。

特朗普上任以来,以振兴制造业为纲领的共和党已进行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在此背景之下,美国工会恐怕还会继续衰落下去。

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影响

虽然很多雇主会把工会衰落当成好消息,但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伊万-巴兰科(Iwan Barankay)认为,工会的衰退对公司也是一个不利因素。巴兰科谈到,虽然与工会谈判“可能并不令人愉快,但是,这是一个双方彼此都明了的过程。公司高管很了解自己的对手,他们可以据此计算罢工可能让公司付出的代价。”

然而,员工现在有了表达不满的新工具,这要感谢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现在,人们可以非常高效而且强有力地将自己组织起来。”巴兰科指出,“我们正进入一个公司雇员可以和其他企业的工人和消费者联合起来,向雇主施加巨大压力的时代。他们之间的联系可以‘像病毒一样扩散’,他们可以和消费者结成同盟,从而,会使一家公司出乎预料地陷入财务困境。这远比与一个工会面对面地谈判更加难以应付。”

活动入口:

天翼云 - 0元体验数十款云产品

阿里云推广大使招募中 - 零门槛高返佣 技术变现

对文章打分

从GM罢工看美国工会:马斯克曹德旺们为何都避之不及

16 (5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