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别把李国庆俞渝,跟贝佐斯麦肯齐放在一起比

2019年10月24日 10:13 次阅读 稿源:航通社 条评论

同样是做电商,甚至同样是卖书,李国庆和俞渝的争吵非常容易让人联想到亚马逊的贝佐斯和前妻麦肯齐离婚的事。为什么一个风平浪静,一个冲突这么大?原因可能有很多,但首先,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问题。

航通社首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航通社

微信截图_20191024084648.png

书航 10 月 24 日发于深圳

今天早上,所有人毫无预警地被当当联合创始人李国庆和俞渝之间的朋友圈大战惊醒。这成为了统治一切的话题。

李国庆、俞渝夫妇(请注意,我刻意不使用“李国庆夫妇”)一直都处在不和的阴影下,之前一直是李国庆自己在发声及摔杯子。现在,俞渝一次性加入战团,马上抛出了好多爆炸性的指控,其震撼力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但是综合来看,他们在近期的任何时候面对彼此,表现得都非常的不雅观。

同样是做电商,甚至同样是卖书,他们非常容易让人联想到亚马逊的贝佐斯和前妻麦肯齐离婚的事。

相比之下,贝佐斯和麦肯齐(我也不使用“贝佐斯夫妇”)连离婚都做到了相敬如宾的优雅。双方是共同发声,和平分手,也不再相互纠缠;而女方也放弃了成为世界女首富的机会,她拥有独立的事业。

为什么他们能做的这么平静,而李国庆和俞渝之间能起这么大冲突?有两个方面需要注意。

首先,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问题。——可能有文化差异因素,但不是决定的。

如果说到亚裔或华裔创业夫妻店的故事,其实还有一个商业故事是被大多数中国人忽略的,那就是在海外可以说最成功的中式快餐品牌熊猫快餐(Panda Express)。两名CEO程正昌与蒋佩琪(Andrew and Peggy Cherng)都是亚裔移民(程来自中国,蒋来自缅甸),二人在大学相识,然后喜结连理,又携手成为亿万富翁

1973年,程正昌靠着一笔6万美元的积蓄、一笔小额商业贷款以及家人的免费劳动力开了一家“熊猫旅馆”,两年后两人结婚。1982年,当程正昌开设第二家餐厅时,蒋佩琪也辞去了工程师的工作,加盟公司。直到2019年的现在,2人依然是联席CEO,事业也蒸蒸日上;孩子当中大女儿Andrea加入家族企业,现在是首席营销官(CMO)。

可能这种看起来过于平淡的事情,大家就只以为它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而只对冲突感兴趣吧?

其次,更根本的问题是亚马逊不属于夫妻共同创业。

创业过程当中,麦肯齐并没有参与公司的创始与决策。她自己有自己的事业,她的人生跟老公没有关系。所以她只需要担心在离婚之后,自己应该如何恰当的分配财产的问题,这比在公司运营当中出现分歧要简单的多。

以上这两点共同决定了我们不能把贝佐斯、麦肯齐的事情跟李国庆、俞渝的事情放在一起来比较。

实际上,根据之前2017年领英(LinkedIn)的一次分享,综合当时2500万全球用户和200万“赤兔”用户发现,夫妻店创业的成功率不足20%。其原因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我自己总结一下,就是没有好好区分卧室和办公室之间的关系。

公司是创业夫妻的另一个孩子。既然连真·孩子的教育方式都容易产生分歧,那么在公司的运营方式上更容易产生分歧。而且创业过程每天都是大大小小的事情,这会磨灭当初一切的激情与爱意,让整个婚姻生活变得枯燥。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出现其他的搅局者,当然会让很多人“经不起考验”。

绝大多数的创业辅导机构和投资人,在面对夫妻共同创业时都充满忧虑。有些是直接对他们关上了大门,另一些则力劝双方在感情还好的时候,赶紧对公司以及对婚姻事务签署协议,甚至要签署婚前协议。

这些东西对于中国人来说真的是非常难以接受,中国传统文化当中都觉得家和万事兴,在感情还好的时候思考这种事情不吉利。

甚至像是有老人不想体检的,为啥?因为如果检查不出毛病,那就是没毛病。如果检查出毛病,那这辈子就完了,意志就垮了,根本坚持不下去。虽然从《最后一片叶子》来看,国外也有心理素质不过关的人,但你身边看到的情况可能更多一些。

只有说到这里的时候,才真正涉及到上面说的“中国的月亮”和“外国的月亮”的比较,所以上文说可能有文化差异因素。

但是,就算双方不签婚前协议,在运营公司当中出现矛盾,也是一样可以参考解决的。

2013年,熊猫快餐的蒋佩琪对《财富》杂志表示:“我们必须学会怎样解决商业分歧。并不是说‘你的方法是最好的’或者‘我的方法是最好的’,那种能够接纳每个人想法的方法才是最好的。”

这就好比双职工家庭的情况。其中一方的工作跟另一方完全不同的情况下,把工作上的事情带到家庭,吃饭时候吐个槽,另一方听不进去,觉得天天负能量,就有可能会吵架什么的。所以最好的办法,要留给自己一个温馨的家庭时间。在公司都属于自己掌控的时候,可能更有机会留给自己这个家庭时间。

实际上你完全可以把联合创始的工作,看作是一种角色扮演。当工作时间一到,你走进办公室坐下来的那一瞬间,你们之间不再存在夫妻关系的这种说法,怎么考虑公事都可以。然而当你走出公司,回到家门的那一刻,你就反过来关机,工作上的任何事情又与你完全无关。在这种理想的情况下,你完全可以只爱上那一部分的TA,爱上属于你家庭生活的几个小时。

——当然这话对于并没有开夫妻店的本人来说,也就只是纸上谈兵而已。我反而深刻的理解到,如果有人下班后回家前,都宁愿在自己车里吸上一根烟坐上那么10分钟,就更不用说真正坚持起上述原则该有多困难。

亲友创业容易失败,并不仅仅局限于夫妻这一种关系。亲兄弟可能反目,朋友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像是把家族当中大姨子小叔子都安插过来,那真功夫什么的都是前车之鉴。

正如我在早几天谈论WeWork的文章中提到的,如果WeWork的目标是构建一种生活方式,达到众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那么老板奢华的私生活可能还对公司创造商誉起到一定作用。他的问题在于左手倒右手,挪用公司资产的嫌疑;同时更大的问题,其实恰恰就在于任人唯亲,要把公司转变成家族企业。

但是,这时候你再往上思考一层呢?亲友创业的失败,只是所有创业失败的一个子集而已。就算你用完全的陌生人去创业,也有可能会因为天时地利人和的各种问题,导致创业失败。现在失败的人本来就多,你是夫妻店,也只是可能比别人失败概率更高一点而已。

看戏吃瓜到现在,我一个最大的疑问就是:这中间牵扯到多少资产,导致他们现在这么难看了,还离不了婚?这得是多大的不舍和不肯放弃?放弃了,一方净身出户了,又会怎样?

现在实际情况自然是俞渝掌舵当当,所以对于现在的当当而言,李国庆不是必需的角色。那么,假设俞渝这个时候也脱离出来创业,她会比李国庆更有把握去做成一件事吗?如果她不选择所谓区块链+读书,比如感觉区块链更不靠谱,那她选什么别的赛道呢?成功的几率就会高一点吗?

所以,我其实一直不认为现状完全证明了李国庆是一个“没能力”的人,因为我无法假设历史向另一条分支拐弯的结果。至于俞渝控诉中对李国庆性格问题的披露(题图),也需要进一步的佐证才能确认。

长期以来,我们听惯了成功的故事,以及各种各样的方法论。但失败仍然是最常见的。学了那么多知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创业维艰这四个字,才是一切喧嚣的归宿。

在这么艰难的创业路上,会有人搭上自己的家庭生活,这才叫All in;但我并不是这种人。我问自己,假如这个时候有一个神灯妖精降临,跟我说我可以做一个交易:我可以交出我未来的家庭幸福,换取我事业的成功,那我不会同意这个交易。

不管人生潮起潮落,我都希望家庭是一个温暖的港湾。在这里,我们能接纳彼此暂时的错误、迷茫和消沉,能找回重新向上的力量。


寻求转载授权,请联系航通社助理(ID:hangtongshe)或发邮件给 coop@lishuhang.me

相关文章:

李国庆谈被逐出当当:一辈子不能原谅俞渝

[视频]李国庆回忆被俞渝“逼宫” 访谈中怒摔水杯

李国庆回忆被妻子"逼宫"怒摔杯 俞渝目前为当当法人

李国庆:与俞渝已经分居 开启事业第三春

李国庆为摔杯道歉:更抱歉的是把夫妻创业污名化

李国庆回应10分钟让90后哭:吹牛了 要半小时

妻子俞渝长文手撕李国庆 后者深夜回应

俞渝长文提到的马铭泽是谁?从大学就跟着李国庆

李国庆回应:狗急跳墙 俞渝:家门不幸

李国庆最新回应:俞渝诽谤我还当小三 等收律师函吧

疑马铭泽小号带李国庆话题搞抽奖:开始宣传早晚读书

俞渝深夜爆料开撕李国庆:模范夫妻 势成水火

活动入口:

天翼云大促领万元红包 爆款云主机仅需79元/年

阿里云12·12年末采购节 云大使推广活动

对文章打分

[评论] ​别把李国庆俞渝,跟贝佐斯麦肯齐放在一起比

19 (8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