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俞渝夫妻反目: 闪婚后23年的爱与恨

2019年10月25日 07:15 次阅读 稿源:搜狐IT 条评论

10月23日深夜,当当网两位“夫妻档”创始人李国庆和俞渝在朋友圈彻底决裂。俞渝在李国庆朋友圈下曝出多条信息量极大的“黑料”,声称要“抓破”李国庆的脸。从同性恋倾向到性病病例本再到骚扰威胁,从拍马屁“官三代”到创业过程中的不管不顾,俞渝否认了李国庆多次声称的“净身出户”,也毫不留情地掀起了李国庆的“底裤”。

当然,李国庆也不甘示弱,直接宣布他已经在7月起诉离婚,并直接用脏话反击,称俞渝“虚构事实”,是“抢权的武则天”。

此前的10月10日,李国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被老婆“逼宫”的经历。当主持人用“感觉像一根刺一样”来形容此事时,李国庆突然爆发,猛然拿起桌上的水杯并摔个粉碎,“我当然不能原谅她,因为她是我老婆。”

从商界佳话到分道扬镳再到拔刀相向,李国庆和俞渝这对创业夫妻档将互联网圈的“年度大戏”推向了高潮,但他们曾经口中引以为傲的“孩子”当当却被曾经的竞争者狠狠地甩在了身后,在两人分歧愈演愈烈中成为了电商崛起浪潮中落寞的身影。

缘起:

时光倒退到最初的原点,23年前的1996年4月,时任北京科文实业集团董事长的李国庆带队到美国哥伦比亚考察,邂逅了比他小一岁的俞渝,两人一见钟情,相谈甚欢,3个月便闪电结婚。

当时的俞渝刚刚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获得了纽约大学MBA学位的她,因为先后写了300多封求职信但仍未找到理想的工作,所以决定自创公司,做金融投资服务。俞渝曾透露,在华尔街,通过收购及兼并整合后出售公司,她为客户创造的利润累计超过1亿美元。

而当时的李国庆也同样有着风光的背景和远大的志向:1983年,他以北京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大社会学系,但与惯常的“三好学生”形象不符的是,作为学生会副主席的李国庆敢公然叫板校领导,并给学生们发放避孕套,鼓励自由恋爱,称得上是风云人物。他在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时,立志要做影响中国的100人。5年后,他选择离开体制,下海经商,并将他的目标调整为“要成为中国富人里面的100人。”

随着李、俞二人结婚生子,俞渝也在“出国潮”盛行之时从抛弃海外精英身份转战国内。不过,图书出版的生意并不如想象中好做,“登报卖书还不够挣广告费,一本邮寄目录也只能推荐100本书,开书店的房租又很贵。各种卖书的方式都试遍了,怎么都不赚钱。”

3年后,俞渝提出了效仿亚马逊线上卖书的想法,李、俞二人便合力创办了当当网。1999年11月,当当网投入运营。在具体分工上,李国庆负责当当网的内部运营,而俞渝则负责资本运作和行政人事。2000年2月,当当获得了第一笔来自于IDG、软银等风险投资的680万美金,相较于李国庆曾经提出300万美元,俞渝拉来的融资整整翻了一倍还多。多年前经纬中国创始人张颖曾经对李国庆说:你对资本一窍不通,你命好有俞渝。

随后的当当便进入了成长的快车道,2003年实现盈亏平衡,年销售额达到8000万元。随后,亚马逊抛来了橄榄枝,提出1.5亿美元收购70%-90%股份的方案,后来加价到“1亿到10亿美元之间都可以谈”,但当当只接受战略性投资,并在最后主动终止了谈判。

而俞渝在长文中所称的“同性恋傍家(情人)、“小骗子”马铭泽也是在当当快速发展时期加入当当,出任无线事业部总经理。马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那段日子感觉是在“高压”下:任何事情都在李国庆的眼皮子底下,而且老板的很多事情也让他这个大三学生参与、观摩,比如在谈判的时候都把他带在身边,并且还当场点评。在这种耳濡目染之下,他开始不自觉的模仿李国庆,包括做事方式,沟通和谈判技巧。直至今日,马铭泽仍为当当股东之一。不仅如此,按照俞渝的说法,李国庆还疑为其在北京三里屯买公寓,为其母亲在海南购房产。

2010年12月8日,当当正式在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在美上市的B2C电商第一股,一时风光无两。上市首日开盘后,当当的股价一路飙升至24.5美元,较16美元发行价大涨53%,随后其股价继续震荡走高,至收盘报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94%,市值达23.3亿美元。彼时,当当的年销图书销售额也超过100亿元,占据着国内网上图书零售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

当当上市后,一直身居幕后的李国庆开始频繁地活跃在公众视野中。他把微博简介设置为“我口无遮拦,多有得罪,请海涵”,开始了自由随性的网上发言。

首当其冲的是当当的投资人和负责当当上市事务的投行工作人员。李国庆斥责老虎基金:“我不幸6年前接受了他们投资,对冲基金还投我们的竞争对手!我不但拒绝让他们进董事会,6年还从来不见他们。当当上市,他们投资收益翻近30倍,在纽约的晚宴,看他们乐翻天,我生气,只好半途退场。“

随后,李国庆又上演了为众人所熟知的隔空对骂,与“大摩女”舌战。由于李国庆认为投行在IPO时为完成业绩而压低发行价,自己被“算计和欺负”了,因此创作“摇滚歌词”泄愤。

而作为事件的另外一个主角,“大摩女”在此后回复的数条微博中都提醒李国庆回去仔细算算投行有没有多赚钱,并多次提及大摩为当当网上市服务是因为看重当当网的另一位联合总裁俞渝,并讽刺李国庆“吃软饭”。

尽管事情以李国庆“给董事会写检查”, 摩根士丹利声称对骂作者非该公司员工收场,但经此一事后,李国庆便坐实了“口无遮拦”的形象,并在随后的发言中不断印证着这一点。俞渝在深夜发文中表述的“你在公司吹胡子、瞪眼睛,我去稳定军心。你媒体上踢驴脑袋,我去见机构投资人解释。”或许就指的这件事。

不过,早在骂战之前,当当就已经陷入了和京东的对峙之中,陷入危险却不自知。就在当当上市一周后,时任京东CEO的刘强东在微博发文称,京东新兴的图书业务遭到当当“封杀”,同时率先降价促销,挑起公关战和价格战。

当时,当当拿出4000万补贴,京东跟进了8000万,卓越亚马逊则豪掷1个亿。淘宝也借机开启了年中大促销。毫无疑问,当当是电商平台们争相对标的对象。

随后刘强东又发微博称“如果图书在五年内给公司赚了一分钱净利,都会把你们整个部门全部开除!”由于当当图书种类高于京东,其损失数倍于京东,当当在价格战中不仅没有捞到任何好处,反而在6天时间内市值急速下跌,蒸发超过30%。

但从时间线上来看,这也正是李国庆和马铭泽关系比较密切的阶段。有网友挖出马铭泽曾经转发过的“接吻技巧”的微博,李国庆也进行了转发并评论“赞”。

2013年8月份,杂志《经济学人》的封面还是当当,并将其称为“中国亚马逊”,那仍是当当的辉煌时刻。但在2年后的2015年第三季度,当当的最后一次财报显示,其营收仅为京东的十八分之一。随后,俞渝虽然“哭着完成了私有化,避免当当像唯品、聚美一样跌”,但并没能力挽狂澜。2016年私有化退市时,其市值只有上市时的四分之一。

缘灭:

回过头来看,当当的“掉队”与其战略方向上的缺失不无关系。在百货、3C、服装等品类逐步占据电商主流时,当当仍在固守“发家”时垂直品类图书,但基本上只是围绕着业务本身做改善,遵从着最基础朴素的商业逻辑,一手进货一手卖货。没有拓宽业务的广度,也没有以图书为基础,做教育、广告等方面的纵深探索。

也有另一种说法是,李国庆和俞渝二人在很多决策上无法达成一致,一旦二人在意见上陷入分歧,项目发展就会面临停滞,这也是当当错过电商黄金发展期的主要原因。

在联合创办去哪儿网之前,戴政曾经在2004-2005年担任过当当网的高管,并给出了李、俞二人“管理公私不分,决策略显儿戏”的评价。

但二人也并非一直在僵局之中。李国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当发展初期,IDG的投资人周全作为当当网的董事曾建议俞渝退出当当公司管理层,以解决夫妻创业的难题,俞渝也做了一段时间的“挂名”董事长,过起了“隐退”生活。2006年,《中国新时代》杂志曾经做了一期《老板过年——13位企业高管最值得回忆与期待的春节》的特别报道,俞渝的采访主题是 “最放松的春节”,并称“现在,公司有我没我区别不是特别大。”

除此之外,当时电商崛起的背景是源源不断的融资和在当时看来激进的“烧钱”策略。刘强东曾称,由于李国庆不愿意将手中的股权稀释来进一步融资发展物流等其他业务,所以当当网始终没能实现大刀阔斧的战略改革。

现实也的确如此,2013年,百度提出入股当当网,但最终因为占股比例及交易价格没谈拢而作罢。2014年,当当成为了腾讯的投资标的,腾讯要求占股33%,但李国庆只愿意给25%,将可能助推其迅猛增长的战略投资机会拱手让给了京东。当当就此陷入颓势。

不过直至此时,李、俞二人的关系仍然没有破裂的迹象。俞渝对外进行媒体发声时仍亲切地称其为“国庆”,对于李国庆的过激言论,俞渝也坚定地站在了丈夫的一边,仅仅将其解释为“有点二”。不过,俞渝确实在木兰年会上发言时称“假如有选择,我绝不会和老公李国庆一起创业。”,李国庆也曾多次表达过对夫妻店模式的反对。

转眼到了2016年,当当已经在发展中逐渐掉队,并启动了在私有化退市。彼时当当已经和海航科技签订了协议,要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对当当科文和北京当当网100%的股权进行全盘收购,当时合约签订的收购价是75亿元。

而李、俞二人的嫌隙或许也生于此时,俞渝坚持卖掉当当,但李国庆却持相反意见。此后,当当网逐渐升值,2018年利润已经达到4亿。而反观海航,因为受到P2P爆雷等影响无法拿出当年承诺的金额。除此之外,海航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王健意外去世,新人接盘不顾当当发展、只谋求利益以及外部大环境等诸多不顺的情况下,当当的“卖身”最后终止。

但李国庆的心思却并非全在当当,正是在此期间,网传李国庆为维护“官三代”而投资拍摄的电视剧《重耳传奇》也正在拍摄之中。

虽然是因外部因素导致的收购确定告吹,但在谈判过程中李、俞二人的掌控权之争却从未随之停止。2018年1月15号,李国庆收到了一封逼宫信,在由俞渝授意发的通告中,想让李国庆把新业务交出来,去管政府事务、公共事务部。“我为什么要交?我不想交啊。论业绩指标,论财务指标,你给我夺走干嘛?”李国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为了印证这个观点,李国庆还拿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私下的评论来“攻击”俞渝,说在李斌任职总经理时一直认为,“这公司没俞渝,会比现在好10倍”。不过,李斌也曾经向媒体透露过“我从未后悔离开,应该后悔的是他们,如果我在,当当现在肯定不止这个市值”的想法。

李国庆还称,在接到“逼宫”信的前一晚,还和俞渝在家看《雍正王朝》的八王逼宫,却不曾想,这只是一场“演习”。

2018年7月后,早已被甩出决策漩涡以外的李国庆和俞渝表示要辞职。俞渝并未挽留,只是说“当当永远有你的办公室,还是最大的办公室,永远发着你工资。 ”

自称为“傻白甜”的李国庆,惊觉被俞渝的“阴谋诡计”给骗了。“当年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管理层的占股是32%,其中我27.5%,俞渝5%。后来,当当私有化的时候,我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了五比五,之后俞渝建议双方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并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最后俞渝持股64%,李国庆27.5%”。截止的目前,二人的占股比例也与此相差无几。

为了反抗,他从收到逼宫信就开始跟俞渝分居,并在期间因点评俞敏洪、声援刘强东等言论冲上热搜。在网络的舆论场上,俞渝掌权的当当网也逐渐和“丑闻缠身”的李国庆进行切割,甚至要求李国庆将当当的logo从他的个人微博号删除。

2019年2月份,李国庆发布公开信宣布了自己离开当当的消息。而远离了当当“束缚”的李国庆变得更为活跃,多次在公开场合控诉俞渝对他的所作所为。接受采访时,李国庆表示,2014年权力就主要交到了俞渝手里,他“禅让”, 自认格局小,也觉得该给老婆舞台。“所以我当不了马云和刘强东,我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与当时得意老婆能够帮助自己事业时的态度截然相反。

离开当当的李国庆把区块链作为了事业的“第二春”,他建立了CRYSTO读书会社群,探索“内容产业+区块链”项目并放出豪言,“要用3年或者5年的时间重新积累4000万的用户,超越当当。”

不过,从李国庆曾出现并发言过的“CSO(CRYSTO所发的数字货币)创始群”来看,该项目超越当当的可能性并不大。得知区块链币圈并不可靠的李国庆转头进入了知识付费领域,但也没有激起什么水花。

再来看俞渝,李国庆离开后,俞渝曾在采访中表示希望把当当塑造成“小而美的平台”。Analysis易观发布的报告显示,目前当当整体的市场份额已经从辉煌时期的50%以上极速滑落至0.4%,但却在2017年将利润从8600万提升到了4亿以上,并在最近5年间持续盈利。

从一见钟情到将私生活的“黑料”暴露在公众舆论之中,李国庆俞渝夫妇执手度过的半生,也是当当由极盛转衰的过程。创业不易,夫妻档的创业更是面临着情、理、权的多重缠斗。能够完全厘清的人,至今仍在少数。

文 | 搜狐科技 尹莉娜

访问:

阿里云2020年上云采购季开场 活动开出“降本增效1亿补贴”

对文章打分

李国庆俞渝夫妻反目: 闪婚后23年的爱与恨

33 (89%)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