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tatic.cnbetacdn.com/article/2020/06/e992137d227d262.png

互联网谍战频现 创业者如何心安?

2020年03月13日 09:10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令人窒息的操作。”在有关社交软件Soul运营合伙人被批捕的微博下,一位网友如此评论。其惊讶迷惑之处,在于被批捕的原因:为打击同行,“设局”恶意举报。据媒体援引上海普陀区检察院透露消息,Soul运营合伙人李某此前发现一款社交产品与自家产品类似,于是授意下属搜集该产品上的有害信息,在搜集无果后,便授意员工自己去注册账号,到该平台发布违规内容,而后截图向有关部门举报。

6·18活动已全面开启 大促活动入口汇总:

阿里云6·18上云年中大促 点击领取最高12000元红包

2020天猫6·18超级红包在此领取 6月1日追加40亿元消费券

京东6·18十七周年庆大促主会场入口 - 最高可领618元红包

2018年底,“创业黄金十年结束”的话题引起热议。2019年,“资本寒冬”一词贯穿始终。种种迹象表明,创业者面临的外部环境已经不如从前,而这次举报事件忽然发酵给出提醒:危机不仅在外部,也潜伏在创业者自身之间。且回溯过往可以发现,靠“举报”与对手竞争,早已有之。

商场如战场,互联网行业的竞争,并不因行业里种种高大上的名词而同样高大上。

截图成攻防利器

2019年的社交产品市场非常热闹,Soul和Uki都在这个赛道。前者在一众新产品中领跑,后者也收获了自己的用户和新一轮融资。

据东方网和21世纪经济新闻报道,2019年7月,Soul的合伙人李某发现名为Uki的产品与自家产品类似,于是授意下属范某,收集后者平台的有害违规言论。在搜寻无果后,李某开始授意下属通过“钓鱼”的方式收集:“如果在Uki App平台上找不到违规内容,就使用自己注册的账号在他们平台上发布违规内容,然后再截图。”

于是,范某用自己和同事手机在Uki注册两个账号,发布涉黄有害言论和图片,并截图向有关部门举报。之后,自2019年11月初开始,Uki陆续被主流应用商店下架,公司被监管部门约谈。

东方网报道提及,Uki方面透露,其实范某的账号发布的涉黄图片在审查过程中已被平台工作人员发现,立即将该信息删除,并未发布到网上,因此该信息是用户发布后,通过自己的账号截图,利用截图页面举报。之后公司又发现发布有害信息的两个账号都来自同一地址,且在发布有害言论图片后都迅速修改了头像,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2020年2月26日,犯罪嫌疑人李某、范某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Soul为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经历四年潜伏之后,于2019年开始受到广泛关注。在QuestMobile报告中,Soul成为精神社交方面的代表,在2019年9月,其月活跃用户数逼近千万。

Uki为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其成立时间稍早,为2015年4月。不过以产品论,Uki的表现远不及Soul。Mob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陌生人社交行业洞察报告》显示,在2019年6月,Soul的App装机量达到1287万,而Uki的装机量仅241万。

领先对手如此之多,看上去,Soul似乎没有必要靠举报来进行竞争。一罐创始人纯银此前关注到这一事件,其评论表示,实际上Soul和那些被举报者的日活有5倍以上的差距,领先如此多还有此行为,“只能说管理层基因优良”。

相比事件本身的戏剧性,纯银指出的另一问题或许更值得关注:“只靠截图就能把产品举报到下架?岂不是想搞谁就搞谁? ”

有网友在其博文下表示,“这基本是可以的”:(国企产品)所有涉及UGC内容的,红线就是先审后发(包括创建一个歌单名、个性签名、头像、甚至弹幕)。该网友透露,很多时候就在想“这个场景要是被人截图发出去(会怎样)”。他感慨,“戴着镣铐,这个舞是真跳得难受”。

目前,Uki已在应用商店重新上架,Soul方面暂无回应。

举报暗战不新鲜

在相关报道发布后,多有网友表示意外。实际上,举报竞争对手来进行打压,此前已经有案例。

2017年8月,多款学习类App被曝光内含“黄段子”,“学霸君”“作业帮”等均牵涉其中,“小猿搜题”和“猿辅导”也被指暗藏大量色情信息,评论区“性暗示意味浓重”。

随后小猿搜题发布公告称,某竞品公司蓄意制造“小猿搜题”的虚假信息内容,并委托某公关公司传播。再之后,小猿搜题召开发布会,将矛头直指百度作业帮。

小猿搜题方面表示,百度作业帮员工通过技术藏匿手段,先到小猿搜题App中“小猿日报”栏目的评论跟帖区发布数条涉黄的跟帖,然后截屏并制作视频,委托某公关公司4小时之后,通过相关营销号发布“小猿搜题上有约X信息”等内容,并在此后两三天时间推动传播。

猿辅导联合创始人李鑫当时提到,三台发布涉黄信息的手机设备号分别是“225593931”“225914647”“277031083 ”。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7月,其中一台手机登录小猿搜题369次,均是通过210.12.147.107,210.12.147.108,210.13.41.83,210.13.41.84,210.13.41.86等5个IP地址访问小猿搜题。小猿搜题查询IP地址后发现,这5个IP地址均为“作业帮”办公所在地使用的IP地址。

不过,百度作业帮方面当时回应称,不做口舌之争,对于任何故意诋毁和诽谤作业帮的行为,已经进行证据保全,并将通过司法突进究竟其法律责任。

另外,纯银提到一则小道消息:去年年中下架到现在还没上架的两个字名字的应用,也是被人用类似发布违规信息,而后向政府部门举报的手法陷害。“200万日活化为乌有。”他还在评论中补充,“他们已经配置了200人的审核团队,但谁防得住自己发完立刻截图举报啊。”

所谓两个字的应用,实际是指“即刻”。2019年7月,即刻宣布将“技术升级”,暂停服务,而后再未恢复正常使用。

创业者如何安心

如前文所述,当截图成为企业竞争中打压对手的武器,涉及UGC内容的企业便戴上了镣铐。如果相互设局举报成为风气,好的产品创意便难以成长起来。

实际上,已经有相关条文来约束这种恶意行为。《规范互联网信息服务市场秩序若干规定》要求,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实施下列侵犯其他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合法权益的行为,如:

恶意干扰用户终端上其他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的服务,或者恶意干扰与互联网信息服务相关的软件等产品的下载、安装、运行和升级;捏造、散布虚假事实损害其他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的合法权益,或者诋毁其他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的服务或者产品。

上海普陀区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嫌疑人基于对同行恶意打压的目的,在被害公司已经审核做出删除或禁言的情况下,仍通过截图自身发布的有害信息的方式造成有害信息已公布的表象,并向监管部门举报,导致被害单位负责人被约谈、App下架,商业运营陷入停滞,损害了被害单位商业信誉与商品声誉。而犯罪嫌疑人李某、范某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批准逮捕。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向新浪科技分析,除以上罪名外,如果当事人在竞争对手网站张贴的黄色内容为淫秽物品,涉及刑法第三百六十四条“传播淫秽物品罪”。在民事法律方面,其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游云庭指出,如果构成诬告陷害罪,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如果被侵权方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民事起诉侵权方的,且能证明自己损失,本案的判赔金额高到几百万上千万都有可能。

从2015到2020,Soul与Uki能存活并发展并不容易。随着Z世代人群崛起,社交产品在代际更迭之下迎来新的爆发机遇。对Soul而言,它本已在陌生人社交赛道展露头角,如果没有此次风波,应该会有相对明朗的前景。对Uki而言,如果不遭遇约谈下架,也可以进一步发育。而对用户来说,大家希望寻找更舒适的社交产品,用自己的感受去投票。

用“截图”做攻防工具,长远看,只会增加彼此间恶意竞争的压力。对行业不利,对自身产品优化也没有一分好处。

访问:

天翼云高性能云主机1折起 低至74元/年 还有免费试用

立即注册.com域名 为我的品牌代言!

对文章打分

互联网谍战频现 创业者如何心安?

13 (9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cnbeta 300 250.png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