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众包 这家美国订阅网站去年底发现新冠蛛丝马迹

2020年03月24日 14:22 次阅读 稿源:凤凰网科技 条评论

北京时间3月24日消息,《连线》刊文称,虽然科技含量不高、资金拮据,ProMED却早在2019年12月30日就发出了新型冠状病毒预警信息。以下为文章摘要:2019年12月30日晚上8:30,流行病学家马乔里·波拉克(Marjorie Pollack)在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科布尔山的家中忙碌着。她兼职着传染病警报电子邮件列表ProMED副主编。

A[H%{UVGDIPEMSAO{BNW[ZB.png

她的邮箱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ProMED的一名靠谱“线人”发来一则消息,希望她了解受到关注的一个信息:数小时前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了“有关不明原因肺炎的紧急通知”。

ProMED每天都会收到诸如此类的消息。这家没有多少科技含量的邮件列表,依靠遍布全球的读者——通常从社交媒体、卫生部门官宣的消息、小型媒体的报道——向其约50名兼职员工提供信息。ProMED几乎全部员工都是医疗、公共卫生或研究人员,他们有一套严格的证据标准,只发布至少得到另外一个渠道佐证的消息。

波拉克立即行动起来,向ProMED其他成员通报了这一消息。数小时内,他们证实了该消息,一家中国财经新闻网站的报道证明武汉市卫健委确实发布了相关通知,而且披露了更多细节。ProMED工作人员随即撰写消息,在12月30日24点前1分钟通过其网络发布了出去。

即使在敲打键盘时,波拉克都感到后背发凉,“我对自己说,非典可能卷土重来了。”

波拉克的感觉是正确的。武汉市卫健委的通知,是全球范围内对新型冠状病毒发出的第一个警报。2003年2月,ProMED发布消息,提醒非典病毒的存在。它还第一个就2012年9月出现的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发出警报。寨卡和埃博拉病毒也没有逃过ProMED的法眼。

ProMED几乎没有获得过投资,在公共卫生领域之外默默无闻的ProMED,一直是人类对抗传染病的“预警系统”。

ProMED意指“Program for Monitoring Emerging Diseases”(新发传染病控制项目),起步于1994年,最初是昆虫学家和病毒学家约翰·佩恩·伍德尔(John Payne Woodall)的个人项目。ProMED的其他联合创始人包括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授斯蒂芬·莫尔斯(Stephen Morse)、前纽约州立大学微生物教授巴巴拉·哈奇·罗森伯格(Barbara Hatch Rosenberg)。

伍德尔曾在数个大洲为二战后推动全球公共卫生发展的几乎所有组织工作过,其中包括美国疾控中心、世界卫生组织和洛克菲勒基金会。

可能与其在多个大洲工作过的背景有关,伍德尔坚信普通人对公共卫生事件的报告——目前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作“来自公开来源的疫情情报”是有用的,是对政府部门和非政府组织收集的官方数据的有益补充。他还信奉在没有政府干预下互联网把这些信息传递给人们的力量。几乎在互联网普及之初,他就创办了ProMED。

创办之初,ProMED只有40名支持者和读者。1999年,ProMED获得位于马萨诸塞州非营利机构国际传染病学会的支持。目前它有约8.3万名电子邮件订户,在脸书和推特上粉丝也不少。由通讯员、文字编辑、版主和编辑组成的ProMED金字塔架构,遍布34个国家和地区,从未发生过宕机。

ProMED主编、马萨诸塞州公共卫生部门传染病和实验科学处医学主管拉里·麦道夫(Larry Madoff)说,“传统公共卫生系统非常擅长某些事情,例如收集病例报告、个人实验室数据,以及对这些数据进行融合、病例调查。但它也存在不足之处:尤其不擅长快速发现公共卫生事件。

他表示,“我们的计划更擅长非常快速地预警公共卫生事件,我们的报告几乎与事件发生同步,不会受到尝试瞒报、漏报的影响。”

发布非典预警信息,彰显了ProMED传播公共卫生事件信息的能力。ProMED 2003年发布的非典预警信息,不仅仅向世界预警了一起公共卫生事件,还永久改变了全球公共卫生事件管理方式。非典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规则,政府部门只需报告4种传染病:黄热病、霍乱、鼠疫和天花。根据新的规则,世界卫生组织可以根据来自非政府机构——例如ProMED——的信息,对公共卫生事件进行干预。

这无疑提高了ProMED的影响力,全球传染病专家一方面乐意获得它的信息,另一方面乐意向它提供信息。ProMED首次发布新型冠状病毒预警信息后,非营利机构EcoHealth Alliance总裁彼得·达塞克(Peter Daszak)打断了波拉克的晚餐,向她详细介绍了下属从中国获得的信息。早期的实验室研究表明,新型冠状病毒与非典病毒的同源性高达80%。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资深分析师、生物安全专家马太·沃森(Matthew Watson)表示,“如果ProMED尚不存在,我们将立即推出这样的服务。它盯住了几乎每种新发冠状病毒,发现不明原因疾病的能力相当强大。”

虽然在发现新发传染病方面非常有效,ProMED却是个“清水衙门”。尽管卫生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吸引了巨额风险投资(一个商业性人工智能项目比ProMED晚一天“预警”了新型冠状病毒),但ProMED却一直相当拮据。据麦道夫估计,许多ProMED版主总共获得“数千美元报酬”。ProMED的资金来自政府部门和慈善机构,以及与哈佛大学HealthMap等学术研究项目的合作。每名成员都曾义务为ProMED工作。

波拉克表示,“如果运营费用只包含微薄的工资和通信费用,获得资助会极具挑战性。我们利用了能获得的所有帮助。”

自81天前发布首条新型冠状病毒消息后,波拉克第96次更新了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更新后的消息长达数千个单词,内容包括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确诊病例、相关医学论文、公共卫生系统通知等。

波拉克在最新更新的新型冠状病毒消息中写道,“我感觉我们正坐在一列失控的列车上。”(作者/霜叶)

访问:

阿里云2020年上云采购季开场 活动开出“降本增效1亿补贴”

对文章打分

依靠众包 这家美国订阅网站去年底发现新冠蛛丝马迹

1 (5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