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软银基金旗下或有15家公司破产

2020年04月08日 14:17 次阅读 稿源:凤凰网科技 条评论

《福布斯》今天刊文称,软银CEO孙正义(Masayoshi Son)3月初在纽约举办的一次会议上表示,软银旗下或将有15家公司破产。以下为文章摘要:3月初,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在曼哈顿中城举办了一次会议,与会者包括约20名管理资产最多的基金经理。他把这次会议称作“前IPO峰会”(Pre-IPO Summit)。

访问:

2020年天猫双11领券入口 全球好货10月21日起开始预售

京东双十一领券入口:三大主场每满300减40

孙正义1.jpg

孙正义在这次会议上说,“虽然人们认为软银陷入了困境,但实际上我们还将继续增长。别总是盯着过去不放。”

许多事情都是说易行难。软银设立的愿景基金资产达1000亿美元,是最受关注的投资基金。过去3年,孙正义完成88起投资交易,而且投资对象的估值都相当高。

天不遂人愿是这个世界的常态。首先是网约车服务Uber,愿景基金因投资它浮亏数亿美元;其次是众创空间WeWork,自2017年以来软银先后砸进去超100亿美元,然而,撤回IPO计划,使得WeWork估值由去年1月时的470亿美元大幅缩水至10月时的70亿美元。

孙正义在会议上说,目前是“困难时期”。前一天,他曾私下向《福布斯》表示,“投资时我们对WeWork估值太高了,过于看好它了。但我认为,我们已经为WeWork组建新的管理团队,制定新计划,我们将扭转局势,获得丰厚回报。”

孙正义还谈到了过去,尤其是对阿里巴巴投资2000万美元——目前已升值至逾1200亿美元,“前10年,阿里巴巴几乎没有任何收入,但一旦开始创收,就会大幅增长”。

为进一步说明自己的观点,孙正义以投资的9家公司为例进行了说明,“目前,这些公司比同行拥有先发优势。这只是起始阶段,希望你们能感受到它们未来的发展趋势”。愿景基金投资的一些公司确实表现很棒,例如字节跳动和韩国电商领头羊Coupang。

孙正义刻意回避了一些显而易见的问题。根据WeWork债务价格判断,孙正义的预测简直错得离谱,软银持有的股权似乎已一文不值。整体来看,以投资共享经济为主的愿景基金,也令人忧虑。上述会议两周后,软银市值仅相当于旗下业务价值的73%。

如果愿景基金完全关停,软银股价可能会上涨。最近孙正义不再“冒进”投资,并同意根据410亿美元股票回购和偿还债务计划剥离部分上市资产(预计将包括部分阿里巴巴股票),受到投资者认可。

这些举措对软银股价提供了支撑。软银还宣布,第二支愿景基金在进行新投资时会更谨慎。不经常在媒体上曝光的软银首席财务官后藤芳光(Yoshimitsu Goto)说,“我们清楚在当前环境下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我相信孙正义也对市场有透彻理解。”

软银集团旗下有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美国移动运营商Sprint、日本电信运营商软银公司和大量阿里巴巴股票。

大起大落

当然,软银还有孙正义。通过投资雅虎和E-Trade,孙正义赚得钵满盆满;互联网泡沫破裂时他亏得也最惨,相当于软银市值的99%。孙正义说,“在互联网时代伊始,我就遭遇过类似的批评,甚至多于现在。从战术层面看,我有遗憾;从战略层面看,我没有任何改变,愿景基金也是如此。”

孙正义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日本,但他在硅谷小镇Woodside有一个面积为9000平方英尺(836平方米)的临时住所。2012年,他斥资1.18亿美元购买了这幢房子,当时是美国价格最高的住宅。

在纽约的会议结束后,孙正义走访了多家公司,其中包括两家创业公司:血液检测公司Karius(2月份在软银领投的一轮融资中募集1.65亿美元)、数字化制药公司Alto Pharmacy(软银刚刚注资2亿美元)。

对于许多科技公司老板来说,与孙正义会面是梦寐以求的一件事。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发布iPhone后,孙正义说服他造访日本,软银也拿下3年的iPhone日本独家销售权。

孙正义出生在日本,有韩国血统,通过一个海外学习项目来到美国,1980年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他曾向夏普出售一家电子管公司,并通过进口二手游戏机赚了逾100万美元。回到日本第二年,孙正义创办了软银。

软银最初的业务是销售软件许可和经营计算机类杂志、展会。孙正义1996年“杀回”美国,收购科技出版公司Ziff Davis,并对当时成立不久的雅虎投资1.08亿美元,占股41%。软银对互联网产业投资了数十亿美元,E-Trade等公司给它带来丰厚回报,但投资芯片厂商金士顿亏了逾10亿美元。

在互联网泡沫时期,孙正义曾连续3天成为世界首富。但在2002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最低谷时,软银市值蒸发了99%,由1800亿美元缩水到仅20亿美元。

财富缩水的并非只有孙正义一人。与当前的愿景基金一样,当时许多软银高管都大量持有公司股票。软银副董事长罗恩·菲舍尔(Ron Fisher)当时负责管理公司在美国的投资,“我们当时和他都围着一张桌子坐下,问他该怎么办”。当时,几乎所有高管的想法,都是与老板共同度过“2年的困难期。孙正义有一种与人沟通的独特能力,他非常谦逊,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

接下来的10多年时间,孙正义使软银重新步入正轨。首先是耐心,孙正义倔强地坚持投资阿里巴巴,“我是最看好阿里巴巴未来的人,甚至比它的高管都更看好它”。

此后,他通过一系列的复杂、杠杆交易,收购了沃达丰在日本的业务、Sprint Nextel,以及ARM。软银还成功控股手游《部落冲突》的开发商Supercell。此外,软银继续投资创业公司,每年投资金额平均为40亿美元。2017年,孙正义决定大干一场,“过去20年,互联网只是颠覆了广告和零售产业。未来,借助人工智能的威力,互联网将颠覆其余所有产业”。

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一直是孙正义助手,被任命负责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科技私募投资基金——愿景基金。2000年代,当时在德意志银行工作的米斯拉,帮助孙正义完成一系列复杂的资本运作。愿景基金投资了众多与人工智能有关的公司。

孙正义说,“20年前,人们认为亚马逊不属于互联网公司,而只是一家零售公司。现在,人们会认为一家公司只是运输公司、房地产公司或其他公司,它们只少量应用了人工智能技术。但我们需要记住的是,这只是一场革命的开始。”

或有15家公司破产

从长期来看,孙正义是正确的,但就当下来说,却不是这么回事儿。WeWork“灾难”后,软银开始要求投资对象转变策略:盈利重于超高速增长,考虑裁员自救。孙正义在2月份的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表示,“不会对投资对象进行救助。”

但米斯拉却表示,愿景基金有200亿美元资金用于投资有前景的公司,有媒体报道称愿景基金在尝试募集100亿美元,对现金告急的公司施以援手。

孙正义说,“未来2年我们能以非常低的估值进行投资,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最好的机会。”

这次孙正义有点雷厉风行。愿景基金以条件不符为由,不再承诺以30亿美元回购WeWork创始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早期投资者和员工持有的公司股票,取消对零售商Brandless的注资。房地产独角兽Compass和小企业借贷服务商Kabbage,最近采取休假和裁员措施,以降低成本。获得软银约20亿美元投资的卫星互联网服务提供商OneWeb最近申请破产保护。预计会有更多公司申请破产,孙正义说,“我认为,在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中,将有15家申请破产。”

软银内部人士称,如果愿景基金能获得1500亿美元回报,在偿还合伙人本金和承诺的每年7%回报的同时,还可以实现盈利。因此,资源将向能更明确地带来回报的公司倾斜。

愿景基金合伙人莉蒂娅·杰特(Lydia Jett)表示,她及其同事有了新任务:帮助投资对象与债权人和房东重新谈判,重新平衡预算和资产负债表,向首先遭遇新冠疫情的亚洲同行学习,“在帮助这些公司度过当前的困难时期方面,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硅谷人士则对愿景基金此举的有效性持怀疑态度,认为帮扶时间过晚、力度太小。斯坦福商学院教授伊利亚·斯德布拉耶夫(Ilya Strebulaev)说,“我认为软银将面临挑战:摊子太大了。”在投资对象中,愿景基金首次投资金额平均超过4亿美元,它在WeWork和Uber等公司的投资,价值高达数十亿美元。愿景基金的巨额投资,会使创业公司随意花钱,认为投资会源源不断。在高增长、高支出的创业公司被告知需要减速、保留现金时,管理层会出现明显的不适应。

投资公司Bullpen Capital合伙人邓肯·戴维森(Duncan Davidson)说,“软银被认为是生态链的破坏者,而非救星。如果软银不介入,整个产业的状况会更好。”Bullpen Capital是遛狗应用Wag的早期投资者,软银曾对Wag投资3亿美元,后低价把股权卖给了公司。

虽然愿景基金被认为是最大的“成长型”公司投资者,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现在软银本身成为一支价值型股票。数年来,孙正义多次在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与分析师就愿景基金的市净率互怼,公开市场投资者认为愿景基金的价值为负数,持有的阿里巴巴股票的价值都高于软银市值,ARM、日本电信业务等都是“免费赠品”。

软银首席运营官马赛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说,“阿里巴巴一周给我们赚的钱,比对WeWork的全部投资都多。”

能否再发现一个阿里巴巴

再来说说WeWork。愿景基金投资这家公司的代价,可能是亏损数十亿美元。这一交易损害了孙正义逆向投资天才的声誉。孙正义说,“投资一向不简单,它不是科学,而是艺术。投资一家创始人出色的公司,未必能带来丰厚回报。”

New Street Research分析师皮埃尔·费拉古(Pierre Ferragu)说,公开市场投资者天生就是理性的,他们会计算得失。目前,软银并未完全得到市场认可。费拉古说,“市场担心WeWork和Uber只是愿景基金投资问题的开始。他们害怕软银由‘疯狂’的孙正义掌管,害怕孙正义会一直激进投资,直至一个子儿也不剩。”软银3月份宣布回购股票,给予了费拉古和其他分析师一定信心。但穆迪将软银债务评级下调了两级。

孙正义最近与包括Elliott Management在内的投资者进行了沟通,讨论的选项包括让软银退市。但一名知情人士称,鉴于复杂性,软银退市可能不是一个可行的选项。

没有争议的是,在软银,甚至愿景基金,发号施令的是孙正义。作为持股比例高得多的股东,他绝对控股软银,是愿景基金投资委员会的三名成员之一。历史将会对孙正义作出公正的评判:能继雅虎、阿里巴巴之后第三次挖到宝藏?还是像市场认为的那样是泡沫猎人?

阿里云双11.png

访问:

阿里云双11开宝箱领亿元津贴 还有11111元现金红包

Verisign - .com域名的守护者 为品牌代言

对文章打分

孙正义:软银基金旗下或有15家公司破产

2 (15%)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阿里云双11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