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华为的“New IP”遇到了New问题?

2020年04月09日 21:20 次阅读 稿源:GeekPark极客公园 条评论 5·17电信日 - 翼起加速上云!

2019 年 9 月,6 名中国工程师走进联合国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TU)的会议室,向来自 40 多个国家的代表提出了一个“激进”的互联网协议提案:“New IP”。这个新提案,由华为联合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工信部(MIIT)策划,目的是替代现行的 TCP/IP 协议。

访问:

华为商城

TCP/IP 协议定型于 1978 年,并不能很好满足 10 年后 AR/VR、全息通信、自动驾驶、物联网等应用的连接需求,这是华为提出 New IP 的思考原点。

早在去年 5 月,华为已经在官网公开了名为《IP 新技术》(New IP Technologies)的技术文档,9 月在期刊《电信科学》上发表了题为《New IP:开拓未来数据网络的新连接和新能力》的详解文章。

New IP 之所以突然进入公众的视线,缘于英国《金融时报》近期发布的深度文章。文章除了讲述华为在 New IP 上的考虑和愿景之外,也引述了评判者们对该提案的观点。他们认为 New IP 将中心化思想嵌入到互联网技术架构当中,质疑未来互联网的隐私安全和访问自由。3 月底的华为 2019 年报发布会上,来自加拿大 Mcgill 大学的记者还就此发问,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 New IP 目前属于在研技术,它也仅仅是一个纯技术课题,“不应该一开始就把 New IP 政治化。”

“旧协议”不够用了?

要理解华为提出 New IP 的背景,我们可能先得了解下已经“服役”40 多年的 TCP/IP。

上世纪 70 年代,不同类型的网络,包大小、速度、频率、错误率都不一样,信息互通并不方便。如果能开发出计算机网络共同遵守的“语言”,这个问题便能迎刃而解。

经历数年钻研、改进,Vint Cerf 和 Rob Kahn 终于在 1978 年将这门“语言”完成。那一年,TCP/IP 协议完成了基础架构搭建。其中,IP 协议为每一台联网设备指定一个地址;而 TCP 协议负责发现传输的问题,只要发现不符合传输标准的数据就发出要求重新传输的信号,直到所有的数据正确到达目的地。

这个过程好比你一次性要在邮局寄送多张明信片,TCP/IP 协议的存在能保证这些卡片寄送到点,不乱序,不重复,不发生错误。到了 1983 年,互联网的前身 ARPANET 正式运行这套协议,各个网络得以连接到一起,互联网正式宣告诞生。

华为认为“服役”了 40 多年的 TCP/IP 在 10 年后就不够用了|Pixabay

据华为专家在《New IP:开拓未来数据网络的新连接和新能力》一文中提供的信息,“虽然各国一直在努力探索数据通信的下一代技术,TCP/IP 协议自身也经历了一些优化改进(如引入 IPv6 解决 8 位 IPv4 地址耗尽问题等),但始终没有改变 TCP/IP 技术的内核,其本身的固有缺陷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作者指出,TCP/IP 设计之初,网络的主要需求为固定主机间端到端的可靠通信,具备全球可达、高生存性、尽力而为转发等能力。但把眼光放在 8-10 年后,TCP/IP 并不能满足“万网互联、万物互联”提出的所有需求。

另外,根据《金融时报》公布的华为提交给 ITU 的文件,华为方面认为,由于技术和商业的发展,互联网已经缓慢地“碎片化”成许多网络,但由于各自不兼容的寻址机制,这些网络之间的互联成了挑战。另外,像 AR/VR、全息通信和物联网等新兴应用,将会涉及到更多物理和虚拟需要标记的对象,这需要互联网的底层具备更高效、可定制的能力。

基于这样的思考,华为正带领一个 ITU 小组,在未来所需的网络架构上进行研究,New IP 便是其中一项。

刚起步就遭争议的“技术课题”

“现有网络技术标准下,视频会议、IPTV、车联网等都在共用相同的网络设备,这些流量互相影响,必然无法打造出独立的低时延、高可靠网络,这是强调实时性的业务所无法忍受的。”智链达 CTO,前阿里云高级技术专家陶辉告诉 InfoQ,New IP 标准“覆盖了报文路由规则、VPN 网络的建立、提高链路利用率、提高 IDC 的网络规划能力、支持在公网中使用 IP 组播、更高效的网络设备监控等功能。”

从华为去年 9 月发表的技术解读来看,New IP 被定义为 TCP/IP 现有架构上的“继承式创新”,对现有协议能力的扩展和增强。而根据《金融时报》披露的信息,New IP 被华为描述为“一个更动态的 IP 寻址系统”,它使得同一网络之间的装置可直接通讯,不必再经由整个网络传递信息。但正是这个技术特征引来了一些批评,《金融时报》援引部分采访者的观点,认为这个新协议让网络具备了“跟踪能力”,政府或运营商能识别过渡到该网络的每一台设备、使用者与信息包,甚至干预个人的访问权限。

对此,华为解释称,开发 New IP 只是为了满足快速发展的数字世界的技术要求,并没有将任何一种控制机制做到设计中。同时,华为方面还指出,New IP 的研究和创新向全世界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开放,他们可以参与进来,并为之贡献。

出席 ITU 会议的消息人士表示,沙特阿拉伯、俄罗斯与伊朗,都已表态支持 New IP 提案,New IP 部分技术将在 2021 年之内做好测试准备。据 FT 报道称,2020 年 11 月在印度举办的 ITU 下一轮主要会议上,华为将会进一步推进该提案的通过。如果 ITU 代表们多数同意,New IP 将会被认证为正式标准推出。

ITU 研究组组长 Bilel Jamoussi 指出,ITU 的职责并非判断 New IP 是否会有隐私风险,“你构建的任何事物,都是一把双刃剑,都由主权国决定。”智链达 CTO 陶辉则认为“New IP 必然会在中国落地,虽然美国不太可能采用 New IP,但是类似标准也会推出。”这也意味着,未来有可能会有两套标准共存。

3 月底的华为 2019 年报发布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谈起了 New IP 这个名字的由来:

“这么多年来,IP 技术一直无法满足快速发展的工业互联网对低时延、安全等系列的需求。5G 的目标也是在满足不断增长的消费者移动宽带需求基础上,进一步满足面向行业的低时延和巨大连接的物联网需求。New IP 也一样。”他说,“5G 叫 New Radio,我觉得 IP 的未来跟 5G 的未来使命差不多,为什么不叫 New IP 呢?”

徐直军还表示,“大家仅仅是为了解决 IP 面向未来的问题,进行自由的研究探讨,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多政治问题,也不应该把正在研究的技术话题政治化。”

针对“New IP”,全球每一方都有自己的观点和视角,也会有自己的选择。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不一样的年代,科技越来越不单纯是科技,人们开始拷问算法的价值观,甚至是协议标准的价值观……

科学技术,本质上是个源于规律,并且“事在人前”的工具,原本是容易形成共识的。但令人担心的是,如今“人在事前”的价值观决定论,正在越来越带来不信任和分裂的新环境。

世界变了,这不仅仅对科技公司带来了更复杂的思考纬度,也很可能会对整个人类科技树的发展,带来更大的摩擦力。

访问:

立即注册.com域名 为我的品牌代言!

5·17电信日 翼起加速上云!18800元加速优惠包一键领取

对文章打分

为什么华为的“New IP”遇到了New问题?

123 (7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