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被爆是造假“指挥者” 瑞幸高管难逃刑罚

2020年06月06日 17:17 次阅读 稿源:钛媒体 条评论

瑞幸造假一事又有新的进展,陆正耀被指参与造假。据财新报道,瑞幸造假国内外同步推进调查。一位接近监管人士表示,监管层已掌握了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对于公司财务造假的指令性的电子邮件,陆正耀将被公诉,极有可能面临刑事追责。

访问:

中国电信天翼云S2云主机限量1折起 最低仅需88元/年

阿里云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国际市场监管总局和财政部先后对瑞幸进行了调查,掌握了造假相关证据,陆正耀等高管作假行为适用《新证券法》和《会计法》相关法条。

此外,财新报道,数名接近瑞幸自查调查组人士透露,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财政部先后对瑞幸进行了调查,已经掌握作假的诸多证据,税收方面瑞幸为虚增交易交了税。

瑞幸造假曝光后,陆正耀一步步退出

4月2日晚,瑞幸咖啡在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新公布的一份文件显示,公司COO刘剑及其部分下属员工从2019年二季度起从事某些不当行为,伪造交易相关的销售额约为22亿元。

而瑞幸咖啡2019年前三季度的主营业务收入总共为29.29亿元,这意味着造假规模占到前三季度收入的75%以上,都快追上前三季度的总收入了。2019年第一到第三季度瑞幸的营收分别为4.79亿、9.09亿以及15.41亿。

之后3个交易日内,瑞幸咖啡股价累计下跌逾83%。截止4月6日收盘,瑞幸咖啡总市值11美元,报4.39美元/股。4月7日,瑞幸咖啡停牌。

在瑞幸造假一事曝出后,中国证监会也派驻调查组进驻深陷财务造假丑闻的瑞幸咖啡。此外,多位审计人员正在对瑞幸的财务状况进行审计。

一位接近证监会的人士表示,2020年3月1日起施行的经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赋予证监会“长臂管辖”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证券发行和交易活动,扰乱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市场秩序,损害境内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处理并追究法律责任。

其中“损害境内投资者合法权益”可以适用于瑞幸现在的情况。该人士提到,瑞幸IPO包括二次配售时有国内投资机构参与,并且买入瑞幸股票的国内投资者也有一些。据统计,截至一季度末,共有240家机构持有瑞幸咖啡,机构持股占比达34.43%。

在停牌这段时间,瑞幸管理层也进行了大换血,试图恢复市场的信心。

5月12日晚,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改组,CEO钱治亚和COO刘剑被暂停职务,并从董事会辞职,对参与造假的6名员工进行停职或离职安排。董事会已委任董事郭瑾一先生为本公司代理CEO。而陆正耀的名字已经在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员会中消失。

值得一提的是,5月19日,据Debtwire援引法庭文件报道称,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旗下公司Haode Investment已起诉瑞信(Credit Suisse)。瑞信4月3日代表其香港分行、高盛等发出通知,要求强制性提前还款5.32亿美元。

而在瑞幸之后,陆正耀的神州系也在退出。

6月1日,神州租车(00699.HK)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获大股东神州优车告知,神州优车已于5月31日与北汽集团订立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

根据战略合作协议,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450,790,855股股份,相当于神州租车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1.26%。如果交易达成,陆正耀名下的神州优车将彻底退出神州租车。

此前,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纳斯达克计划让其退市。

对此陆正耀表示,在公司发布内部会计调查的最终结果之前纳斯达克就发出退市通知,他对此深感失望。“我的风格可能太激进,企业跑的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但我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我是真心想把企业做大做好,为社会创造价值。”

随着调查进一步深入,陆正耀被指参与瑞幸造假证据确凿,这次又该作何解释?

陆正耀一手操盘,瑞幸命运扑朔迷离

瑞幸最早的故事,可能要追溯到2008年,陆正耀和彼时还是联想投资高级投资人的刘二海约在尼亚加拉大瀑布见面,陆正耀拿着一杯咖啡说:“这是加拿大最好的咖啡,味道不错,价格也不贵。加拿大第一品牌,远胜过星巴克,将来可以考虑做这个”。

实际上,在瑞幸咖啡的成长故事里,还有一个名字不得不提,那就是陆正耀的徒弟钱治亚。

2004年,钱治亚从武汉来北京找工作,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陆正耀,在他手底下一干就是13年,从行政、经理再到总监,一直干到了神州优车COO的位置。伴随职位一路高升,忠诚、能力强悍的钱治亚也成为陆正耀核心关系网中的一员,也为日后瑞幸咖啡的诞生埋下了伏笔。

据了解,钱治亚是一位咖啡重度爱好者,早就有意做咖啡生意。彼时,国内还没有一家真正的咖啡巨头,这一商业故事既有现实性,也能打动资本市场,何乐而不为?于是,陆正耀和瑞幸的创始团队,从研究商业模式、搭建财务模型,再到沙盘推演融资及上市战略,每一步都经过精准计算,一切“紧张而有序”地向前行进。

2017年11月,钱治亚从神州辞职创业,创办瑞幸咖啡品牌,陆正耀出资数亿元,同时也拉来了大钲资本的黎辉,以及前文所说的刘二海,“神州铁三角” 再次达成资本合作关系。

自此,这家年轻的咖啡公司开启了“狂飙猛进”的拓市之路。

自2017年10月,瑞幸第一家门店在北京银河Soho开业起,就以令人咂舌的开店速度惊动圈内外。2018年初,200多家门店投入运营,到5月8日宣布正式营业时,已在全国13个城市布局525家门店,8月门店数量翻倍超过1100家,12月底门店数量直逼2073家,截至2019年1季度,全国门店总数为2370家,覆盖北上广深等全国22座城市……

在快速铺店消耗掉巨额资金之时,瑞幸咖啡也以飞快的速度进行着融资。根据《IPO早知道》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4月,瑞幸咖啡融资笔数达到12笔,融资总额近10亿美元。

除了坐实“咖啡界ofo”的名号外,一条由陆正耀主导的隐秘资本路径也悄然浮出水面。

资料来源:IPO早知道

按瑞幸的招股书披露,其股东中,陆正耀持股30.53%,他姐姐持股12.4%,钱治亚持股19.68%,大钲资本持股11.9%,愉悦资本持股6.75%,以陆正耀为核心的利益相关方,在IPO前握有瑞幸咖啡81.26%股权。同时,细究这份融资记录就会发现,在天使轮融资之前采用的都是优先偿还的债权融资模式,这意味着“陆正耀和他的朋友们”早就为自己备好了退路。

瑞幸招股书

无怪乎有资本人士称,瑞幸咖啡仅仅是把咖啡连锁作为道具的一个金融项目,其真正的目标对象并非买咖啡的消费者,而是一轮一轮往下传递的接盘侠。不少人因此质疑,瑞幸做咖啡生意的诚意及耐心到底有多大。

虽然饱受质疑,但在距离创立还不到18个月,瑞幸咖啡就在纳斯达克敲响了上市钟声,也创造了中国企业从成立到赴美IPO的最短时间记录,一切似乎都在“陆正耀们”的掌控之中。

然而上市仅仅半年时间,瑞幸就迎来浑水机构的“暴击”,曝光了其利用各种手段捏造运营数据来损害投资者利益的重大问题,在简短回应报告不符合事实之后,瑞幸在4月2日自爆作假,导致股价熔断,并严重影响了中概股的国际形象,遭受投资人一致谴责。

至此,自诩“用沙盘推演未来一定会盈利”的瑞幸逐渐崩塌,按照纳斯达克的相关法律,退市已成定数,而在中国香港和开曼,针对陆正耀的一系列投资者诉讼也已经展开。

当初瑞幸的“铁三角”也已分崩离析,1月份,黎辉以限售股的形式减持了3840万股,套现2.3亿美元,提前退场,刘二海也辞去了瑞幸薪酬委员会的职务,离开瑞幸。至于陆正耀最忠诚的徒弟钱治亚,因涉嫌参与造假已于5月11日被撤职,消失在人们视线之中。

而随着陆正耀极有可能面临刑事追责,瑞幸咖啡的命运也再次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对文章打分

陆正耀被爆是造假“指挥者” 瑞幸高管难逃刑罚

20 (8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