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安创”投资公司 竟然跟ARM没一毛钱关系?

2020年06月22日 00:54 次阅读 稿源:芯智讯 条评论

在半导体行业里,提到带有“安创”这两个字的公司,很多人第一时间都会认为,这是一家ARM的关联公司!但是实际上,还有很多带有“安创”二字的投资公司却与ARM公司及ARM中国没有一毛钱关系。

访问:

2020年天猫双11领券入口 全球好货10月21日起开始预售

京东双十一领券入口:三大主场每满300减40

Acorn Spring是ARM子公司?

6月20日下午,游戏消息报道了软银旗下的ARM公司之所以联合ARM中国股东厚朴投资,罢免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是因为他们发现吴雄昂已经建立了一家名为Alphatecture的投资公司,与ARM公司及ARM中国的投资业务相互竞争的消息。

在这篇文章当中,我们提到,Acorn Spring Limited可能ARM公司直接控股的对外投资公司主体。虽然这是一家注册在香港的公司,没法看到具体的股东信息。但是我们还是做出了Acorn Spring Limited可能ARM公司直接控股的对外投资公司主体的判断。

主要基于以下三个原因:

第一:Acorn Computers公司是ARM公司的前身。1990年,Acorn为了和苹果合作,专门成立了一家ARM公司(Acorn RISC Machine的缩写)。也就是说Acorn Spring Limited这家公司用了ARM很早之前的名字,这似乎也意味着二者之间的关系。

第二:Acorn Spring Limited在国内全资子公司——寇森信息科技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蔻森信息”)的法人代表正是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Allen XIONGANG WU)。这似乎也能进一步确认Acorn Spring Limited与ARM公司之间的关系。

第三:蔻森信息之下拥有一家持股99%的子公司——深圳安创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创科技”),同时,蔻森信息还参股了5家公司。总的这6家公司中的5家的名字中都带有“安创”两个字。

众所周知,2015年之时,ARM就在中国成立安创孵化器。ARM中国之下的多家直接控股或参股的公司的名字里都带有“安创”两个字,比如北京安创空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安创空间”),安创生态发展(深圳)有限公司、安创生态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等。

而且,在此前众多的国内主流媒体的报导当中,都曾多次提到安创科技是ARM在中国的投资平台。

显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基于以上的种种证据,都能反应出Acorn Spring下属公司与ARM及ARM中国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绝大多数人都会给出判断:注册于香港的Acorn Spring应该是ARM公司或者是由ARM中国控股的公司。

然而,实际情况可能要令大家目瞪口呆!

Acorn Spring与ARM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昨天晚上,在芯智讯通过微信发布了《吴雄昂遭ARM罢免内幕:建私人投资公司,损害了股东利益?》一文大概两个小时之后,芯智讯就接到了ARM聘请的公关公司的电话,对方表示,文章当中的信息有误,Acorn Spring与ARM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随后,为了进一步确认该消息,笔者也再次向ARM对外的负责人求助,对方回复的邮件再次确认:“Acorn Spring与ARM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问题来了,Acorn Spring既然与ARM公司没有任何关系,那么Acorn Spring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蔻森信息旗下直接或间接控股的投资公司,也就与ARM公司没有了任何关系。

那么Acorn Spring是否与ARM中国有关系呢?

ARM公司仍是ARM中国的第一大股东,如果ARM中国有参股Acorn Spring,那么自然也有与ARM公司有关联。但是ARM公司的表态却是“Acorn Spring与ARM公司没有任何关系”,那么这似乎也意味着Acorn Spring与ARM中国没有关系。

通过企查查可以发现,蔻森信息曾在今年5月4日发生大股东变更,而在变更为Acorn Spring之前,蔻森信息一直是吴雄昂100%持股的。如此看来,Acorn Spring很可能仍是吴雄昂个人控股的。

另外,根据天眼查的信息显示,在ARM中国的下属参股公司当中,我们也没有发现ARM中国参股的企业有Acorn Spring。显然,Acorn Spring也与ARM中国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Acorn Spring控股的蔻森信息及其控股的投资公司会与ARM或ARM中国有关系吗?

蔻森信息是ARM中国公司的间接股东

从ARM中国的股权结构来看,蔻森信息直接参股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ARM中国13.3%的股权。

而在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20位股东当中,除了蔻森信息占据了一位之外,还有其直接控股的安创科技,以及蔻森信息参股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共赢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而且,蔻森信息控股的安创科技,也正是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ARM中国股权结构

另外,持有ARM中国0.47%股权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谋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蔻森信息控股的深圳安创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是其股东之一。

如此看来,Acorn Spring旗下的蔻森信息可以算得上是ARM中国的间接股东之一。

但是,即便如此,只要蔻森信息不是ARM中国的控股股东,那么如果未经ARM中国董事会同意,其就无权打着ARM中国或ARM公司的旗号来开展业务。蔻森信息旗下的控股公司和由其主导的参股公司更没有这个权利。

ARM中国的“安创”,还是吴雄昂的“安创”?

芯智讯通过查询资料发现,最早叫“安创”的应该就是北京安创空间,其成立于2015年8月10日(寇森信息控股的安创科技成立于2016年4月18日)。

北京安创空间由中科创达控股(持股35.7%),ARM中国通过全资子公司——安谋电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为北京安创空间第二大股东,间接持股34.83%。

而北京安创空间的官方介绍也显示:“安创加速器(ARM Accelerator)是AIoT硬科技创新创业服务平台。作为ARM全球唯一加速器,安创依托于ARM全球庞大的生态系统资源及行业领先的技术,通过创业加速和创新赋能为技术驱动型创业者以及致力于科技创新的生态伙伴提供深度产业链接及一站式服务。”

显然,这也代表了ARM公司官方的背书,而当时安谋电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也仍是ARM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需要指出的是,北京安创空间主要是孵化和投资一些具有潜力的ARM下游产业链企业。北京安创空间在国内多个主要城市成立安创空间,多数为其100%控股。同时,北京安创空间也入股投资了多家国内科技企业。

这也是为什么在行业内,一提起“安创”这两个字,大家就都会直接认为是ARM或者ARM中国的关联公司。

但是,如果寇森信息的母公司Acorn Spring与ARM公司及ARM中国都没有任何关系,那么则意味着寇森信息旗下的很多的以“安创”为名的投资公司,也与ARM公司及ARM中国毫无利益关系,唯一有关系的则是寇森信息的法人代表吴雄昂在ARM中国担任董事长兼CEO。

通过天眼查可以看到,吴雄昂控制的蔻森信息旗下拥有一家持股99%的子公司——安创科技,同时,蔻森信息还参股了5家公司。总的这6家公司中的5家的名字中都带有“安创”两个字。

他们分别是:

1、深圳安创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18日,从其股权结构来看,这家公司与ARM中国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从前面的介绍可以发现,这家公司是ARM中国的间接股东,所以不能说毫无关系,但是却并不是ARM或者ARM中国参与的投资公司。

2、安创生态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9年3月5日。如果粗略的从第一级的股权结构来看,ARM中国算的上是该公司的大股东之一。但是如果逐级展开来看,寇森信息可能才是这家公司不折不扣的实际控制人。

3、珠海横琴安创赢芯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这家公司成立于2020年4月30日。从股权结构来看,这家公司完全由寇森信息主导,与ARM中国没有任何关系。

4、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共赢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4日。从股权结构上来看,寇森信息是其股东之一,其参股投资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ARM中国13.3%的股权。

5、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这家公司前面介绍过了,蔻森信息主要通过其成为ARM中国公司的间接股东。如果从该公司第一级的股权结构来看,该公司有20位股东,寇森信息只占其中一席,但是如果展开来看,寇森信息实际控制了其中的三席。

另外,由蔻森信息控股99%的安创科技直接控股或直接参股的19家公司中,其中有11家公司名称当中带有“安创”,去掉与前面重复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则还有下面10家企业:

1、深圳市安创科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28日。从股权结构来看,寇森信息是该公司的大股东,间接持股15.25%,而ARM中国则只是通过其间接持股34.83%的北京安创空间,间接持有深圳安创科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1.58%的股权,换算一下,ARM中国实际上间接持有该公司的股权只有0.55%左右。

2、深圳安创科技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从股权结构来看,这家成立于2019年9月29日的投资公司,也与ARM中国没有任何关系。

3、珠海横琴安创领昱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这家公司成立于2020年5月18日,从股权结构来看,这家公司也是完全由寇森信息主导,与ARM中国没有任何关系。

4、珠海横琴安创领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这家公司也是成立于2020年5月18日。从股权结构来看,这家公司也是完全由寇森信息主导,与ARM中国没有任何关系。

5、珠海横琴安创领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这家公司成立于2020年3月20日。从股权结构来看,这家投资公司的8个直接股东当中,有两个是由寇森信息控制的,该投资公司也与ARM中国没有任何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该投资公司于2020年5月22日入股了国内知名芯片设计公司炬芯(珠海)科技有限公司。

6、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思远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12日。从股权结构来看,这家公司也是由寇森信息主导,但是与ARM中国没有任何关系。

7、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领航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细思极恐!一堆“安创”投资公司 竟然跟ARM没一毛钱关系?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17日。从股权结构来看,这家投资公司也与ARM中国没有关系。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投资了知名的TWS耳机芯片公司恒玄科技,持股1.27%。

8、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远瞻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细思极恐!一堆“安创”投资公司 竟然跟ARM没一毛钱关系?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17日。从股权结构上来看,这家投资公司寇森信息和ARM中国都是股东之一。而这家投资公司则投资了翱捷科技,持股0.89%。

8、珠海横琴安创领卓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细思极恐!一堆“安创”投资公司 竟然跟ARM没一毛钱关系?

这家公司成立于2020年5月18日,从股权结构来看,也是由寇森信息控制,与ARM中国没有任何关系。

9、珠海横琴安创领鑫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细思极恐!一堆“安创”投资公司 竟然跟ARM没一毛钱关系?

这家公司成立于2020年5月18日,从股权结构来看,与ARM中国也没有任何关系。

10、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谋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细思极恐!一堆“安创”投资公司 竟然跟ARM没一毛钱关系?

这家成立于2018年3月20日的公司,前面也有介绍,蔻森信息控股的安创科技也是其股东之一。而这家公司则持有ARM中国0.47%股权。

通过上面对于蔻森信息控制或参与投资的“安创”投资公司的分析总结来看,这些企业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1、属于蔻森信息与ARM中国共同投资的企业:

安创生态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深圳市安创科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远瞻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但是,在这些公司当中,ARM中国持股比例大都是远低于蔻森信息。

2、属于寇森信息控股或间接参与投资的企业,并且该公司直接或间接投资了ARM中国:

深圳安创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共赢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谋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3、属于寇森信息控股或间接参与投资的企业,但既不是ARM中国直接或间接股东,也没有ARM中国参股的公司:

深圳安创科技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19年9月成立

珠海横琴安创赢芯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20年4月30日成立

珠海横琴安创领昱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20年5月18日成立

珠海横琴安创领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20年5月18日成立

珠海横琴安创领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20年3月20日成立,并于2020年5月22日入股了国内知名芯片设计公司炬芯(珠海)科技有限公司。

珠海横琴安创领卓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20年5月18日成立

珠海横琴安创领鑫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20年5月18日成立,参与了6月份的比亚迪半导体的A+轮融资。

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思远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18年11月12日成立

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领航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18年5月17日成立,投资了国内知名的TWS耳机芯片公司恒玄科技,持股1.27%。

而这些与ARM中国没有关系的“安创”投资公司绝大多数是在2020年之后成立的,并且大多数都是由寇森信息通过其持股99%的安创科技控制的。

被罢免的真实原因:吴雄昂个人投资基金损害了ARM中国股东利益?

那么问题来了!身为ARM中国董事长兼CEO的吴雄昂,通过蔻森信息及其控股公司主导成立的带有“安创”的名义的,且没有ARM中国参与的新的投资公司,是否有故意混淆视听嫌疑?而且,其今年将原本由其本人100%控股的寇森信息的控股股东变更为Acorn Spring(Acorn为ARM公司多年前的名字),似乎也有故意让外界误认为这是一家由ARM或者ARM中国参与的投资公司的嫌疑。

另外,作为ARM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在投资ARM下游产业链有价值的企业的时候,是否有优先考虑通过有ARM中国参与的投资公司来进行投资呢?撇开ARM中国,通过完全由自己主导的带有“安创”名义的投资公司,来进行对外投资,是否存在利用其在ARM中国的职务之便,为个人谋私利,损害股东利益的嫌疑?

如果吴雄昂的私人控制或参与的投资基金(没有ARM中国参股的),在没有董事会授权的情况下,仅以个人职务之便,就利用了ARM或者ARM中国的名义来与被投企业谈判,那么显然这更是违规的。

如果说,过去ARM及ARM中国董事会对于吴雄昂旗下的“安创”投资公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今年双方的矛盾可能发生了激化。

特别是在2020年以来,吴雄昂密集的通过安创科技在珠海横琴成立了6家带有“安创”名义投资公司。并且其中的两家公司还在近期分别入股了国内知名的芯片设计公司珠海炬芯和比亚迪半导体。

另外,其还通过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领航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了国内知名的TWS耳机芯片公司恒玄科技,持股1.27%。

要知道,这些企业都是ARM及ARM中国的客户,作为ARM中国的董事长兼CEO,入股在ARM以及ARM中国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私人主导或参与的投资公司投资ARM及ARM中国的客户,这或许也存在严重的问题。因为,在此之后,作为ARM中国的董事长兼CEO的吴雄昂,是否会利用职务之便,利用ARM及ARM中国的资源,对其投资的企业进行“额外关照”呢?这显然是非常忌讳的利益冲突问题。

即使吴雄昂控制的寇森信息算得上是ARM中国的间接股东,但是正如芯智讯前面提到的,如果寇森信息不是ARM中国的控股股东,且没有经过董事会的授权,那么其本身以及其控股或参与投资公司均无法以ARM中国的名义对外投资,更不可以用ARM公司的名义。因为,被投企业往往为了获得ARM这样的知名企业的投资,或者未来被投之后,可能得到投资公司在技术、资源等方面的各种“额外关照”,往往会愿意放低融资条件和要求。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吴雄昂的控制的对外投资主体——安创科技早在2016年4月18日就成立了,其之后数年也陆续成立了一些列与ARM中国没有关联的“安创”投资公司,ARM及厚朴投资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2016-2018年间,吴雄昂成立的投资多支基金,ARM中国有参股,另外这期间其控制的寇森信息直接或间接参与的多家“安创”投资公司参与了对于ARM中国的投资。所以这可能也正是ARM及厚朴并没有干涉的原因。

另外有未经证实的传闻称,另一个原因是,吴雄昂的寇森信息可能是得到了ARM控股股东软银孙正义的支持。因为如此之多的投资,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而吴雄昂个人显然是没有那么多资金的。

而对于此次ARM公司及厚朴投资的突然发难,根据彭博社的爆料,吴雄昂成立Alphatecture基金正是触怒ARM及厚朴投资,导致董事会宣布罢免吴雄昂的ARM中国董事长兼CEO职务的一大关键原因。

公开的信息显示,Alphatecture是一家于2019年7月3日在香港成立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其投资了国产TWS耳机芯片厂商恒玄科技,2020年又投资了深圳市得一微电子有限责任公司。

根据恒玄科技此前公布的招股书显示,Alphatecture基金于2019年7月入股了恒玄科技。而该基金由Alphatecture Venture Limited Partnership全资持股,吴雄昂为普通合伙人(General Partner)的股份,且为普通合伙人向Alphatecture Venture Limited Partnership委派投决会成员的表决人员之一。

细思极恐!一堆“安创”投资公司 竟然跟ARM没一毛钱关系?

细思极恐!一堆“安创”投资公司 竟然跟ARM没一毛钱关系?

此外,同一时间,吴雄昂控制的寇森信息通过其持股99%的安创科技也入股了恒玄科技,另外还通过其寇森信息控制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领航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入股了恒玄科技。

通过这三家企业的入股,吴雄昂的投资基金合计控制了恒玄科技4.32%股权。

此外,在今年4月,国产存储控制芯片厂商得一微电子也宣布完成数亿元B轮融资,而该轮融资正是由Alphatecture领投,德联资本、华登国际等跟投。

不过,在芯智讯看来,除了成立Alphatecture基金之外,吴雄昂今年以来在珠海横琴密集成立的6家打着“安创”名义却与ARM中国毫无关系的投资公司,并且通过其中两家还分别入股了准备在国内上市的珠海炬芯和比亚迪半导体,才是触怒ARM和厚朴投资的关键。

而吴雄昂之所以与ARM和厚朴激烈对抗,则是可能是为了围护其旗下的“安创”系投资公司的利益。因为,一旦吴雄昂被免职,那么其旗下的没有ARM中国参与的“安创”系投资基金将无法在利用ARM及ARM中国的名义开展相关业务,而之前的被投企业后续必然也无法得到ARM及ARM中国的“额外关照”。

一地鸡毛的各种“误解”

前面我们提到,我们基于很多公开信息错误的判断Acorn Spring可能是与ARM或者ARM中国主导的投资基金。这也使得我们认为其旗下的一系列“安创”系投资公司也是由ARM或者ARM中国主导的。

而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堆的主流媒体也产生的误解。比如财联社的《吴雄昂罢免再掀内幕:祸起私人基金投资ARM IP授权企业》一文当中,就有提到,“在成立ARM中国之前,ARM就已开始在中国市场投资布局,2015年开陆续启动孵化器、投资管理平台和产业基金,投资平台的核心公司是深圳安创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另外,在对于比亚迪半导体A+轮融资的报导当中,众多主流媒体也都错误的指出ARM(或者ARM中国)参与了该轮融资,天眼查也援引媒体信息将ARM列为了比亚迪半导体的投资方,但是实际上参与投资的珠海横琴安创领鑫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由寇森信息控股的安创科技主导的,与ARM及ARM中国没有关系。

细思极恐!一堆“安创”投资公司 竟然跟ARM没一毛钱关系?

而外界产生误解的根源还是在于寇森信息之上,其控股股东是注册在香港的,而外界是很难通过公开信息查询的到注册在香港的非上市公司的股权信息,而这也为外界留下了各种猜测的空间。

如果没有ARM官方的邮件确认,我们也无法的确定,Acorn Spring、寇森信息及其控股的安创科技竟然不是ARM和ARM中国的对外投资平台。毕竟,可都挂着“安创”的名义,而且大都是由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主导的。

可能有不少被投企业,也是被误导了,认为挂着“安创”名头的投资公司都是由ARM或者ARM中国主导的投资机构。即便没有被误导,可能不少也是冲着该基金背后的主导人——吴雄昂的ARM中国董事长兼CEO的名头以及其能够调动的ARM中国的资源而来。

比如,在得一微电子此前的官方新闻稿当中,其对于吴雄昂的Alphatecture基金的描述是“国际著名芯片IP公司旗下美元生态基金”。但是从目前的信息来看,Alphatecture与ARM和ARM中国都毫无关系。哪里来的““国际著名芯片IP公司旗下美元生态基金”?

到底是谁被骗了?还是谁在故意误导?

阿里云双11.png

访问:

阿里云双11开宝箱领亿元津贴 还有11111元现金红包

Verisign - .com域名的守护者 为品牌代言

对文章打分

一堆“安创”投资公司 竟然跟ARM没一毛钱关系?

4 (25%)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阿里云双11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