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三代“三巨头”的浮沉与迭代

2020年06月27日 15:29 次阅读 稿源:虎嗅网 条评论

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排行榜显示,截至2020年6月22日,拼多多创始人黄峥身家达454亿美金(约合人民币3210亿),超越马云439亿美元(3104亿人民币)成为中国第二大富豪,马化腾以515亿美元(3641亿人民币)位居排行榜第19位。

访问:

阿里云新用户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天翼云年中上云节 云主机1C2G 92元/年 实名注册送8888元大礼包

尽管京东港股上市顺利募资百亿元,京东创始人刘强东持股15%身家水涨船高,但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数据显示,刘强东财富排名在全球第132名,身家为127亿美元,不及黄峥三分之一。

北京时间2020年6月23日,中国互联网行业迎来历史性的一幕。腾讯总市值突破到47520亿港币,超越阿里巴巴的4.65万亿港元!

4.7万亿,一个惊天动地的数字,创造历史。

按照最新市值计算,一个腾讯的市值等于2.4个工行,2.4个贵州茅台,5.8个中国石油,9.4个中国石化,14.3个百度。

前世今生:第一代中国互联网三巨头

中国互联网元年是1997年,截止现在2020年,总计发展23年,中国互联网三巨头这种称呼迭代了三次。

最早是传统互联网时代诞生的三大巨头:搜狐张朝阳,新浪王志东和网易丁磊。其中,搜狐是当时隐隐的领头羊。1999年,当年35岁的马云在北京创业不顺时,他跑去搜狐,接受张朝阳的面试。1999年,是张朝阳的时代,人称“中国互联网教父”。

结果,毫无悬念,马云落选了。那时候的张朝阳,肯定想不到10年之后,他已经无法企及马云之项背了。事实上,张朝阳不仅拒绝了马云,还拒绝了腾讯的马化腾。

腾讯早期一直处于有用户,无法变现的尴尬地步,马化腾一度希望把腾讯卖掉,但是价格没谈拢,所以只能继续自己做腾讯。

当时,还有一个叫古永锵的海归也去了搜狐面试,他面试成功,1999年3月入职搜狐担任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

2005年,古永锵离开搜狐。

2006年,创立创立优酷视频,2012年3月12日并购土豆网,成为优酷土豆公司。

2015年,优酷土豆卖身给马云的阿里,价格是45亿美金。

搜狐和新浪都在北京,网易偏踞南方广州。

搜狐是三家之中最早出现颓势的企业,不过张朝阳努力自救,最终在他手里孵化出搜狗。直到今年的6月7日,张朝阳才透露说,搜狐现在已经脱离危险境地,抢救过来,开始复苏了。

由此可知,搜狐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2017年8月,搜狗上市,腾讯持股38.2%,位居第一大股东。截止2020年5月,搜狗市值12.67亿美元。搜狗是搜狐这些年最拿得出手的成功案例,但是相对于新浪和网易来说,依然差距显著。

很多年后,张朝阳在访谈中承认,过早的成功,令自己极度膨胀。但凡膨胀,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毛主席讲过的话,很多都是很有道理的。

我有一个很深刻的创业感受就是:看一个部门好不好,看部门负责人;看一个企业好不好,看企业老板。

新浪中期发生内部股东矛盾,王志东出局,曹国伟继任。在曹国伟任内,新浪孵化出新浪微博(新浪微博后改名叫微博),微博在2014年4月17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新浪持有微博45.2%的股权,微博最新市值为112.8亿美元。

新浪还有一个很成功的动作极少被人注意到,就是在2020年4月21日,天下秀公司借壳ST慧球成功在A股上市,如今市值约为300亿人民币,新浪是第一大股东。

换句话来说,新浪家族旗下总计拥有3家上市公司,其中2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1家在中国A股上市。一般企业经过股东内耗之后,都会出现大规模下滑,极少例外,新浪无疑在曹国伟手里成了例外。

网易是第一代三巨头中唯一牢牢抓住游戏这个强大现金奶牛业务的企业,导致它的战略性竞争优势始终屹立不倒,不管外界风雨变幻,依然稳坐钓鱼台,这一点和第二代三巨头之一的腾讯完全一致!

这种策略非常符合李嘉诚的商业策略:即使在全线业务亏损的情况下,依然要有一个核心业务能源源不断赚钱。在民营企业之中,老板的文化往往就是这家企业的文化,生死成败全系老板一身。

张朝阳如此,网易的丁磊亦如此。

丁磊的个性比较“佛系”,有浓重的情怀气息,所以网易也是一家很佛系的企业,从不追风口,只在自己的地盘精耕细作,追求产品极致细节,不燥不急,慢工出细活。网易这些年打造了很多业界颇为称道的产品,如有道云笔记、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考拉海外购等,款款极致。

其中,2019年9月,网易考拉以20亿美金的价格卖身给阿里。

2019年10月25日,网易孵化的有道独立分拆,在纽交所上市,截止目前,市值33.53亿美金。

有道是网易旗下唯一孵化上市的企业。

网易是首家大张旗鼓进军养猪领域的互联网企业,丁磊参加乌镇论坛多次以自家猪肉组局宴客。

第一代的三巨头全部都是门户网站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最早源自美国雅虎。把美国的成功案例搬到中国复制一遍,是早期中国互联网世界的缩影。

第一代三巨头给整个中国互联网奠定了一个非常奇特的基础规则就是:外来的都干不过本土的。

曾几何时,门户网站的鼻祖雅虎和世界级互联网之王微软旗下的MSN中国都曾在门户领域呼啸捭阖,不过都先后折戟,第一代三巨头始终不动如山。目前,搜狐市值3.6亿美元;新浪市值23.58亿美元;网易市值570.67亿美元。

23载浮沉,高下立见。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新浪官方一直觉得自己的市值被低估了,其实是很有道理的,看手里的两家公司,微信美股上市,市值112.8亿美元;秀天下在300亿人民币左右,新浪都是第一大股东,但是现在新浪的实际市值才23.58亿美元,确实非常不对路。

成王败寇:第二代中国互联网三巨头

中国互联网世界第二代三巨头分别是马云的阿里巴巴,马化腾的腾讯和李彦宏的百度。

阿里凭借电子商务崛起,一路高歌,最终成就数千亿级别的巨头身份,在这里,我们需要重点强调的就是马云创立的阿里巴巴并非参照国外的某个成功案例,而是自己独创的商业模式。同时代的腾讯参照的是以色列的ICQ,百度参照的是美国google。

腾讯通过牢牢掌控网络社交这个战略性渠道入口(QQ和微信),从而牢牢抓住了游戏这个强大的现金奶牛,坚守多年,中国第一大游戏公司的宝座始终无可撼动。

2010年9月27日,360发布了其新开发的“隐私保护器”,专门搜集QQ软件是否侵犯用户隐私。2010年11月3日,腾讯宣布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强迫用户“二选一”。双方互诉三场,最终以腾讯获胜,工信部出面平息事件。

这就是轰动中国互联网的3Q大战。

3Q大战是一场伟大的战斗。它不仅仅给腾讯带来重要的战略价值,还给整个中国互联网带来全新的战略意义。它充分打醒了腾讯这头雄狮,使其毅然拿起“投资”这把战略利刃,锋芒毕露,气势骇人,自此以后,中国创投圈无人可以轻易忽视“腾讯的意志”。

2011年1月,腾讯成立50亿元产业共赢基金,号称要为“互联网及相关行业的优秀创新企业提供资本支持”从市值数据计算,腾讯真正做到了总裁刘炽平提出的“用投资再创造一个腾讯”的战略目标。

腾讯的投资,迅速使其从“全民公敌”变身,成为江湖膜拜与巴结的真正意义的大哥级企业,腾讯的“资本+流量”模式,令人望而生畏。

没有3Q大战,没有360的周鸿祎,就不会有后面腾讯的觉醒。因此,我坚持认为周教主极可能是仅次于马化腾,对腾讯最有贡献的人物。同时,他对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也产生了极大的间接性战略影响。

周教主另外一个特殊贡献是拒绝了王兴。当时,周教主去红杉基金办公室开会,无意中遇到了当时还在鼓捣人人网的王兴,王兴奔赴红杉寻求融资。两人一个照面,王兴没有给周鸿祎留下好印象,建议红杉拒绝,红杉采纳。

人人网融资不成,资金链吃紧,无奈转售千豫集团陈一舟。王兴又跑去折腾了饭否等两个项目,均以失败告终。然后,才有了王兴在2010年3月创立美团,迎来九败一胜1600亿美金市值的高光时刻。

事实上,阿里巴巴的对外投资要更早一些,在2008年即成立了投资部门。直到2011年,阿里投资部才引进第一个具备专业投资经验的投资人,开启其同样惊人的投资并购之路。

腾讯和阿里庞大而强势的现金流,同时也令整个中国风险投资行业侧目。一般风险投资公司还需要解决募资这个大难题,风投的钱其实是别人的。

腾讯和阿里不需要,他们动用的更多是自己的现金流,而且他们更吓人的是不管前期投资的成败如何,他们每年依然可以持续赚取到强大的现金流,源源不断。风险投资公司如果投资的项目失败率过高,再想募资,难度非常大,腾讯和阿里都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此外,他们还握有令人垂涎的流量入口,投资公司没有。

风险投资行业开始流传诘问创业者“如果腾讯或者阿里也进入这个行业,你怎么办?”。这个问题的背后是深深的恐惧和不安,因为无论资金实力,还是行业资源,一般的风险投资机构都很难与腾讯,阿里这种巨头抗衡。

相比之下,百度参照美国Google模式在早期也是高歌猛进,李彦宏创新性提出“付费排名”的模式虽然引人诟病,但也确实赚的盘满钵满。

在很长一段时间,Google在中国都与百度竞争撕杀,基于特定原因,Google在2010年1月退出中国市场。自此,百度在互联网搜索领域一家独大至今。

虽然百度至今牢牢掌控搜索领域,但是相对腾讯和阿里而言,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截止2020年6月22日,从市值来看,百度421亿美元,腾讯4.53万亿港元(折合5826亿美元),阿里在港股和美股两地均有上市,美股最新市值是5905.48亿美元。

第二代早期同为三巨头之一,现在百度市值连腾讯和阿里的零头都算不上,双方差距约为14倍!

百度,明显跌出第二代三巨头之列。

腾讯入股京东,很长一段时间,京东都是阿里电商业务唯一竞争对手。目前,京东在美股市值913亿美金,腾讯是第一大股东。换句话说,京东超越百度,也已经很久很久了。

明显,在投资和孵化这两个事情上,马云和马化腾干的不是零售,搞的是批发。他们充分认识到资金和流量的价值,也深刻洞察到合作远胜对抗。

作为一家互联网巨头企业,百度的投资业务居然成立于2016年3月18日,相较阿里投资部在2008年,腾讯在2011年的共赢基金,百度晚了不是一星半点。

慢,已经是非常严重的战略性错误,百度投资更大的问题在于成功案例少得可怜,重案失败率奇高。

百度寄予厚望的“有啊”在2008年10月28日正式上线的,曾豪言3年内打败淘宝。3年后,即2011年,百度有啊宣布关闭,折戟告终。

同样,被寄予厚望的百度外卖也以失败告终。2017年8月被饿了么以42亿人民币(约6.3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百度外卖成为饿了么的全资子公司。2018年4月2日,饿了么又以95亿美元的价格卖身阿里。

2014年,百度以19亿美金(折合约为119亿人民币)的天价收购91手机助手,震惊创投界。4年后,91手机助手如鸡肋,弃之。此案子也被称为“百度投资收购最大的失败案例”。

2015年6月30日,百度糯米正式发布“会员+”O2O生态战略,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宣布将在3年内对糯米业务追加投资200亿元人民币。

事实上,从投资成功率的角度看,腾讯失败的案例是最多的(它的投资数量也多,基数大),但是百度是损失最惨重的,阿里反而算最好的。

无论是内部孵化还是外部投资,再次证明百度的内部管理机制和人才建设一定存在致命性问题。

百度特别占优的就是至今牢牢掌控搜索领域,每年依然赚取丰厚利润。

原本360周鸿祎最有可能成为百度搜索的挑战者,但是那时候恰好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始崛起,雷军带领的小米春风得意马蹄疾,导致360扔下搜索,跑去折腾手机,再次错失可能问鼎搜索一哥的机会!

如今,最有可能成为百度搜索的挑战者,应该是张一鸣的字节跳动。如果百度搜索的壁垒一旦被攻破,则百度必将出现断崖式下滑,因为对手的策略一定就是高维打低维,也只有非线性竞争,才有成功的可能性。

事实上,马云和李彦宏一样,都对移动互联网判断失误,并没有清醒认识到移动互联网到底会带来怎么样的不同和变化。

所幸,马云意识到错误之后,凭借资本的力量,迅速填平了这个时间的鸿沟,而且基于原有主营业务很好的延伸和适应性,阿里原有大部分业务转型移动互联网,也比较顺利,所以移动互联网给阿里系带来的负面,不大。

腾讯最早凭借微信,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第一张船票,手执QQ和微信两大杀器技压群雄,继续安坐钓鱼台。

其实,最早充分意识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的人是雷军,这个也是为什么小米能一路高歌猛进的核心原因。

严格意义来说,小米是中国最早吃到移动互联网红利,从而变成超大型企业的经典案例。但是,事实也再次证明,在中国互联网,干硬件的始终还是干不过搞软件的。

小米最早上桌,但却没有吃到移动互联网最大的那一块蛋糕,真正吃到最大一块蛋糕的是字节跳动,其次是拼多多。

2014年,李彦宏公开承认,百度迈入互联网很早,但是对于移动互联网的预判是失误的,甚至早期曾经一度否决掉移动互联网的应用价值。

所以,百度理所当然地错过了一大批优质的移动互联网企业,此为憾事。

事实上,第二代的中国互联网三巨头无论是在资本,还是战略布局,还是市值(数十倍至数百倍差距)等已然全方位,大规模超越了第一代的三巨头。

第二代中国互联网三巨头同时也开启了内外两种的力量,对内孵化,对外投资或并购,这无疑大大促进了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生机与发展,百花齐放,万家争鸣。互联网的发展与渗透,对传统行业也产生不同的推力,使得整个中国商业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这是第一代和第二代巨头极大的不同。某种程度来说,阿里其实是腾讯自己培养出来的竞争巨头企业。

2003年,马云初创淘宝,曾经找到马化腾合作,希望他投资淘宝,占股15%,但是马化腾当时尚未经历7年后的3Q大战,投资思维尚未觉醒,他既不看好淘宝的商业模式,也认为占股15%太低了。

因此,拒绝。

后来,马化腾坦言:“当初没有投资淘宝,我都后悔死了!”

如果,3Q之战不是发生在2010年,而是2003年,则马化腾可能会投资淘宝。如果,腾讯是阿里重要的股东,这无疑是一件既令人瞠目结舌、又气血翻滚的事情,世界亦大不相同。

阿里虽然早期的B2B业绩不错,但是C2C电商业务真正起飞,就是源自淘宝。淘宝以免费模式打败美国的eBay,迫使eBay退出中国市场,确立淘宝在中国电商领域的一家独大,从而真正奠定了阿里在电商领域的霸主地位。

基于电商的实际需求和流量优势,阿里延伸出支付宝、天猫等其他业务,逐步形成自己庞大而独特的电商产业体系,成为5000亿美金的巨无霸企业。

事实上,不仅仅张朝阳,马化腾拒绝过马云,当时强大的雷军也拒绝过当时弱小的马云。

雷军的理由是马云把事情说得太大,自己不敢信。

更神奇的是中国商业教父,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把腾讯、阿里和百度全部都拒绝了一次。

能拒绝BAT的,迄今为止,唯独柳传志大佬一人。实质,联想是拒绝了整个时代。

全球扩张:第三代新三巨头的时代已来临

黄铮的拼多多、王兴的美团、张一鸣的字节跳动,我称为“中国互联网新三巨头”,他们的时代已然来临。

有一个非常特别在于拼多多和字节跳动两家企业都是基于移动互联网诞生的企业。美团的业务性质与阿里的支付宝、淘宝、天猫等主营业务高度类似,可以很顺畅延伸到移动互联网领域。团购的本质就是电商,与阿里的核心业务电子商务就是一码事。

所以,京东和阿里有矛盾,美团和阿里有冲突,都是必然的。

目前,拼多多目前市值968.28亿美元;美团1万亿港元(折合约为1600亿美金);张一鸣的字节跳动虽然尚未上市,但是目前最新市场估值已经高达1000亿美金(2018年8月,估值是750亿美金)。

拼多多做了5年,时间最短;美团10年;字节尚未上市,估值1000亿美金,8年。第一代和第二代三巨头的时间就不必说了。从时间维度倒推估值,字节的增速可谓火箭速度了,它可能是连续三代,九大巨头中单个增速最快的企业,这是它第一个独特之处。

如果字节跳动上市,极可能超越拼多多市值,与美团不差上下,甚至可能超越美团,因为字节是目前三家公司之中,唯一实现规模盈利的公司,这是它的商业模式天然优势,而拼多多和美团尚处于战略性亏损阶段。

三家公司的价值,其实已经远远抛离百度,取而代之。同时,它们也超越了原来排在第三位的京东。

新三巨头中唯独拼多多的电商业务与京东构成主要竞争关系,从市值看,目前拼多多险胜京东37亿美金。

但是,京东已经发展了22年,拼多多崛起才5年时间。不过,京东手里还有一张京东物流的王牌,尚未上市,江湖估值约为109亿美金。如果京东加上这张牌,则能轻松击败拼多多。

至于是否可以从市值角度超越腾讯和阿里,我认为这个可能性不高,因为目前的阿里和腾讯其实已经不能单独看作是一个单一性企业,它们已经成长为一个基础生态体系,而这种体系是需要千亿计的资本力量和时间砥砺出来的,非短期可以做到。

尤其是腾讯手里还有微众银行,阿里手里还握有蚂蚁科技,这都是千亿级别的强横底牌。剔除百度,阿里和腾讯再加上这三家后起之秀的三巨头,就是中国最为强大和引人瞩目的5家互联网企业,总计市值超过15000亿美金。

美团成立于2010年3月4日,至今总计发展了10年,历千团大战,最终坐上团购行业第一把交椅的位置。2015年10月8日,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不久,原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离开,王兴掌控大局。

2018年美团点评上市时,王兴表示,在中国,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在美团上花过钱。美团凭借对线下商家的牢牢掌控,成功把业务从单一的团购向到店餐饮、电影票、旅游、酒店预订、外卖五大业务线延伸挥军。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团购行业以地推先行,地推团队的管理难度是非常大的。目前,互联网行业能数得出来的地推军团一只手都能数得完,只有阿里、美团、饿了么3家。这是美团显著区别于其他巨头的独特之处,我总结为“无线下,不美团”!

其中,美团在2012年2月从电影票业务内部孵化出猫眼电影。2016年4月,美团独立分拆猫眼。5月27日,光线传媒公告通过换股、现金等方式获得了猫眼合计57.4%的股权,猫眼卖身光线,但是美团依然持有猫眼32.6%的股权,同时还获得了光线传媒6%的股权。

这次交易中,猫眼整体估值约83亿元人民币。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美团线下优势显著,加上高维打低维的竞争优势,它是最有可能切入打车领域,直面滴滴打车的真正意义的竞争对手。

2017年2月14日,美团在南京试点美团打车,引发滴滴强烈反应。目前,美团打车在多个大城市运营,但是商业模式与滴滴差异很大,是引入外部合作伙伴的模式在运作,非自营。

以竞争角度看,美团切入打车,比较容易;滴滴如果想切入美团的团购地盘,难度非常大。目前,美团切入线下充电宝领域,使用的就是这种打法,一模一样。

拼多多创立于2015年9月,至今总计5年时间,2018年7月26日,登陆美国资本市场,市值起步就是240亿美元。拼多多是中国三代互联网巨头中,崛起速度最快的公司,不得不说它确实站在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最顶端。

拼多多完全不同于阿里和京东的C2C电商模式,实行的是C2M拼团购物的第三方社交电商模式,用户通过发起和朋友、家人、邻居等的拼团,倡导以更低的价格,拼团购买优质商品,从而形成快速的病毒式裂变状态,迅速累积用户和扩张知名度。

拼多多最早依托腾讯的微信生态体系,所以腾讯是拼多多第二大股东,持有16.5%股权。此外,根据美团上市的招股书披露,腾讯持有美团20.14%股份,是第一大股东。另外,程维创立的滴滴打车目前估值在2018年约为500亿美金,腾讯持股约为11%,是第一大股东。

原中国电商第三强是偏踞广州的唯品会,目前市值141.95亿美元,自拼多多崛起,唯品会跌落成为中国电商第四强,腾讯是其第二大股东,京东是第三大股东。

即,腾讯同时成为新三巨头之中两家的重要股东,影响力不可谓不惊人!则腾讯手里同时持有京东、拼多多、美团三大王牌,还掌控微众银行+微信支付业务。

腾讯、阿里、字节、拼多多、京东、滴滴打车,美团、百度。中国互联网八大豪强,五家归属腾讯系。

事实上,在新三巨头之中,拼多多实际面临的竞争压力是最大的,因为它要同时面对阿里和京东两大强敌,短期来看,拼多多存在的变数最多,在电商这个核心领域,依然不能完全说拼多多已经百分百稳固。相反,美团和字节,在他们各自的核心领域,目前几乎看不到真正意义的竞争对手。

可以说,他们已经在自己的核心地盘确立了核心竞争力和护城河。

当然,电商赛道足够庞大,拼多多的护城河还不够百分百牢固,不代表它会失败,但是它到底能做得多大,还是如京东一般,多年位居老二(或者老三)的位置,难以突破,确实存在一定未知之数,这是由它的核心业务决定的。

选择了电商赛道,意味着可以快速做强做大,但也意味着会同时遭到阿里和京东强力抗衡。

还需要特别注意,目前拼多多还是主力发展电商业务,希望在电商领域确定自己的核心地位,并没有过多对外投资扩张其生态体系。

与此同时,新三巨头的美团和字节跳动,都已经展开大规模的对外投资并购行动,与阿里和腾讯一般,构筑其庞大的生态产业系统。

张一鸣创立的字节跳动堪称比拼多多更为神奇和卓越的企业,创立于2012年3月,迄今发展了8年。

字节最早以“今日头条”新闻端形式进入市场,通过海量信息采集、深度数据挖掘和用户行为分析,为用户智能推荐个性化信息,从而开创了一种全新的新闻阅读模式,它也是最早,最成功将人工智能应用于移动互联网场景的中国互联网企业。

字节旗下产品包括抖音短视频、西瓜短视频、火山小视频、Faceu、懂车帝、悟空问答等,涵盖视频、资讯、社交、教育等领域。字节与第一代和第二代的三巨头都非常不同,它虽然成立不过才8年,但布局海外却已5年。

在字节成立8周年的内部信的第二点中,张一鸣宣布出任字节全球CEO,明确提到将会花费更多时间在欧美和其他国外市场上。事实上,腾讯和阿里布局海外市场是在国内市场做到一定程度的基础,才进行的。

字节跳动的打法是从印度和印尼这样的新兴市场起步,逐步推进到欧美发达市场。2015年8月,字节跳动推出海外版今日头条TopBuzz,踏出海外拓展的第一步。2016年10月投资印度最大的新闻聚合平台Dailyhunt;2016年12月,控股印尼新闻推荐阅读平台BABE。

同时,基于短视频在国内的巨大成功,字节开始把这种模式向欧美复制,快速开展连串投资和并购行动。

海外版西瓜视频 TopBuzz Video也在2016年9月上线。2017年2月字节跳动收购了美国短视频应用Flipagram,投资Vshow,5月上线了海外版抖音TikTok;今年5月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以将近1.12亿次下载量,位列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下载榜冠军。

7月,海外版火山小视频Vigo Video在海外上线;11月收购美国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并投资拥有短视频Cheez的海外直播产品Live.me。

截止2019年7月,字节产品全球总DAU超过7亿,总MAU超过15亿。其中,抖音日活超过3.2亿。

外媒报道,字节跳动2019年营收为1200亿人民币。2020年,字节的营收目标定位2000亿人民币,即腾讯的一半。2019年,腾讯营收为3773亿元。

日前,字节游戏负责人在微头条公开表示:“我们很看好游戏这个方向,会有耐心地持续投入。游戏是内容行业,只要有耐心,内容行业是很难被垄断的。”前半句表明态度,后半句无异是说给腾讯和网易听的。

因为,游戏是腾讯和网易的核心利润源,字节此举无异于直接向腾讯和网易宣战。

更为奇特在于,2020年6月上旬(即本月上旬),字节跳动正式成立了以“电商”明确命名的一级业务部门,以统筹公司旗下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多个内容平台的电商业务运营。

看起来,字节是计划走内容电商这条路,有别于阿里、拼多多和京东的商业模式。但,电商毕竟是阿里的主业,兼有拼多多和京东虎踞龙盘,很可能会引起阿里的敌视态度。

无论成败,这都是令人瞠目结舌的举动。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360的周鸿祎是唯一单挑过第二代三巨头(阿里、腾讯和百度),带给他们极大的麻烦,但又全身而退,如今依然活得有声有色的人物。

由于百度已经跌落巨头之列,所以如果字节能同时挑战阿里和腾讯,张一鸣就是继周鸿祎之后的第二个历史性战斗级人物。

据最新消息透露,字节跳动疫情期间全球下载量暴涨,目前估值已飙升到1000亿美元。

Sensor Tower数日前的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旗下抖音及TikTok于2020年4月在全球苹果App Store和谷歌Play Store获取的金额已经超过7800万美元,首次超越了YouTube的7600万美元。

美国一家老牌PE机构的合伙人在专访中透露,自己被字节跳动所震撼,“2018年6月之前,抖音、火山、西瓜几个视频平台一分钱都没有销售,后来商业化收费后一天进账至少一个亿”。

纵横23载,探究中国三代“三巨头”的迭代和崛起轨迹,最大的感受就是: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伟大企业,每个时代都有一些英雄落幕,每个时代也有一些新的英雄登场。

对文章打分

中国互联网三代“三巨头”的浮沉与迭代

12 (3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