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不关心老干妈和腾讯打官司 但得知道它在国外有多火

2020年07月02日 07:08 次阅读 稿源:手机中国 条评论

如果票选“最让中国男人欲罢不能、魂牵梦绕的女人”,我自愿给老干妈投一票。小时候,在妈妈的厨房里,除了那碗摊着煎蛋的米粉让我沉醉,还有一对陌生的叔叔阿姨也刻画在了我小小的脑袋里。叔叔叫“王守义”,他来自河南驻马店,卖的是“十三香”。

访问:

阿里云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对于注重“香”和“辣”的湘菜来说(郑重声明:我大湘菜可不是靠调料来制造香辣的),有“香”怎能少得了“辣”,于是“老干妈”就出场了,这位来自贵州的阿姨,不用过多介绍,她成就了无数菜肴,可能是菜名里出现最多的调味料。

“老干妈”陶华碧

一直以来,老干妈是一家专注于生产调味料的厂商,很少“生产”八卦新闻。不过最近,#腾讯起诉老干妈#的消息在互联网上热传,有了腾讯这个天然流量大户,老干妈从厨房成功出圈,站到了互联网的舞台中心,然而最终被证明是一起乌龙事件。

不过,今天我并不想讨论“老干妈(莫名其妙)和腾讯打官司”的话题,而是想借此聊一聊那个火爆国外的老干妈。

就喜欢看国外吃货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要说最受外国人喜欢的中华美食,火锅、饺子还有连中国人自己都没吃过的左宗棠鸡等,可以列一长串名单出来,而调料要征服外国人的胃,难度其实大很多。不过老干妈作为国民级调料,原本只是中国人厨房中万千调料的一员,却在国外意外走红。

中华饮食文化博大精深,这对国外吃货来说就是一座大观园,老干妈的出现更是让他们表现出了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油、辣椒、发酵过的豆子经过完美结合,不光是味道上乘,它多层次的质感也很完美。”你能想象这是一名外国人对一瓶中国辣椒酱的评价吗?反正吃了这么多年的我算是白吃了,原来老干妈的味道如此“上乘”且质感“完美”。

味道“上乘”了,价格也“上去”了。在国内,一瓶标准版老干妈的售价在10元左右,这还是近些年一直涨价的结果,以前几块钱就能搞定。然而国外就不一样了,普通超市里的老干妈可以卖到4美元一瓶,美国亚马逊上一瓶210g的老干妈甚至超过10美元。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个工人就当起了代购,专门从某宝上下单老干妈然后贩卖,成为整个街区最“辣”的仔。

老外70块买一瓶辣椒酱吃的不亦乐乎,你还认为只有中国人“人傻钱多”吗? 而且,“贵”已经不能完整地形容国外的老干妈了,因为它还登上了奢侈品折扣网站Gilt,并被誉为全球最顶级的辣酱。顶不顶级另当别论,但如果我说它还成了美国各大监狱的硬通货,不仅价格翻番,而且供不应求,你是不是有一种“老干妈=黄金”的感觉?

关于这一现象,美国《连线》杂志之前还专门出过一份研究报告。报告指出,美国监狱的囚犯们对老干妈这位火辣的中国女人有着近乎狂热的追求。甚至有传言称,有监狱帮派组织视老干妈为精神图腾,并将“LaoGanMa”刺在胸前,这绝对是真爱啊。

“LaoGanMa”派?

Facebook上也有一群对老干妈情有独钟的老外,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因为对老干妈的热爱而聚集在一起。这个神秘的组织叫做“The Lao Gan Ma Appreciation Society”(老干妈爱好者协会),成员达到数千,会长是来自瑞士的摄影师、艺术家Simon Stahli。

Simon和他的老干妈

就像北京人爱用面饼卷一切,老干妈爱好者协会的成员们也将老干妈视作万能调味酱,即便他们原本不吃辣,但加上老干妈之后的西餐也别有一番风味——瑞士人用老干妈配黑面包、奶酪、红酒,墨西哥人觉得老干妈很适合加在玉米卷和玉米煎饼里,美国人把老干妈看作是一种高级而带有异域情调的酱。

老干妈配墨西哥卷

作为会长,Simon对老干妈的热爱更是溢于言表。还记得前面那句“油、辣椒、发酵过的豆子经过完美结合,不光是味道上乘,它多层次的质感也很完美”吗?这便出自Simon之口。Simon对老干妈口味的理解甚至超过很多中国人,他表示,就像包装上大红大黄的配色和陶女士愤怒的表情一样,老干妈酱代表了一种“真诚而不矫揉造作”的味道。在中国,那些以吃辣而闻名的地域,不就诞生了性格特别豪爽火辣的人么?比如川渝湘。

走出国门的还有它们

网友对老干妈在国外走红可谓一语道破:一直以为中国文化征服世界的那天,会是儒释道、戏曲、中医,没想到走在前端的竟然是老干妈。我想补充一句:走在前端的,不只有老干妈。

以前,外国人误以为中国人都会功夫,现在误解名单恐怕还得加上一条:中国人都嗜辣如命。除了老干妈,很多辣味食物都得到了外国人的宠爱。

韩国《中央日报》去年报道,中国啤酒在韩国越来越受欢迎,原本以为炸鸡是幕后功臣,结果没成想是一股来自中国的神秘力量“在作祟”,这股力量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麻辣烫。报道称,一开始,那些麻辣烫餐厅还只是聚集在大林洞和建国大学附近,毕竟麻辣烫经济实惠又美味,年轻的大学生哪能把持得住?后来,这些门店迅速扩张到了光化门、汝矣岛、江南地区等。

有一组数据最能说明麻辣烫在韩国的受欢迎程度,韩国某电商平台的数据显示,2019年,“麻辣粉”和“麻辣烫”食材的销售额比2018年增加了96倍以上,同属“麻辣兄弟”的麻辣香锅也是韩国人的菜,其制作材料的销售额也同比增长超41倍。看到这,我觉得接下来还可以给韩国人介绍一下麻辣拌、串串、冒菜。

四川美食火遍中国甚至全球,不能只靠火锅和麻辣烫,有贵州老干妈在前面打头阵,四川辣酱给我冲!

2017年,麦当劳为配合1998年版《花木兰》推出的四川辣酱(Szechuan Sauce)在时隔20年后,终于再次和美国人民见面。然而麦当劳搞了一波限时一天的骚操作,结果引发老美的争相抢购,排队场面一度失控,没抢到的小伙伴自发在麦当劳门口示威、抗议,最后甚至惊动了警察。

“给我们四川辣酱”

YouTube用户@Daym Drops 试吃四川辣酱后,忍不住尖叫:四川辣酱就是真理啊,所有的麦乐鸡都得到了升华,怎么能这么棒!

不过,四川辣酱(Szechuan Sauce)算不上地道的中国美食,据说它甜中带辣,有一股浓郁的糖醋味。这让我联想到了湖南人都没吃过的一道湘菜——左宗棠鸡,它可能是美国人最爱吃的中国菜,基辛格、老布什去中餐馆必点。左宗棠鸡是酸甜香辣口,和四川辣酱口味相似,看来老美对甜辣食物情有独钟。

还有一种甜辣食物也让老外欲罢不能、欲拒还迎,那就是辣条,准确而言应该是卫龙辣条。有媒体评论:如果说,陶华碧能够将8元的老干妈带入美国奢侈品的榜单,成为中国调味料行业的自豪。那么,将辣条做成美国第二种奢侈品的“辣条之父”——刘卫平,简直就是现在年轻人顶礼膜拜的偶像!

卫龙辣条

是不是年轻人的偶像需要调查才知道,但卫龙辣条的确对老外来说充满了诱惑力,即使它很贵。国内一包卫龙辣条的价格在1元左右,但在美国的超市可以卖到数美元,甚至在亚马逊上一包超过10美元,奢侈程度完全不输老干妈。几年前,BBC在纪录片《中国新年》中介绍中国人过春节的风俗习惯,结果辣条实力抢镜。片中,两个英国老头在街上买了几包辣条,其中一人边吃边说辣条是“中国25岁以下年轻人最受欢迎的小吃”。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的数据哪来的,中国年轻人喜欢的小吃大概可以拍一百集BBC纪录片吧。

顺带一提,国产止咳药京都念慈菴川贝枇杷膏也曾在美国大火。此前,《华尔街日报》发文《Herbal Supplement Has Some New Yorkers Talking, Instead of Coughing》,题意大概是“一种能止咳的草药补充剂成为部分纽约人的谈论话题”。经过国内媒体的大肆渲染,变成了“美国爆红 川贝枇杷膏网购价格翻十倍 卖到450元”“神秘的东方液体征服了许多久病不愈的美国人”“中国神药卖到脱销”……

虽说这些报道有夸大的成分,但这款好用的止咳药品确实征服了不少外国人。在美国亚马逊上,被川贝枇杷膏疗效惊艳到的人相当多。有人甚至激动地说:他曾经得过一种癌症,药物对他的肺部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一度严重到不能呼吸,结果服用川贝枇杷膏后,他奇迹般的好了...他还叫枇杷膏“魔法药水”。

亚马逊用户评论川贝枇杷膏

天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不过川贝枇杷膏确实挺好喝的,以前我的大学室友一度买它当饮料喝…

美食面前,人人平等

这世界上有数千种语言,在不经过学习的情况下,不同母语的人之间很难彼此沟通。但这个世界也有通用性的语言,我想除了音乐、绘画等,美食其实也算一种。在各大洲、各个国家、不同省份之间,美食无形中架起了一道道沟通的桥梁。所以说,美食面前,人人平等。

美食家哪里会孤独

湖南人觉得米粉好恰,中国人认为火锅美味,全世界人都爱汉堡。或许从远古时代开始,食物的交流便已经出现在人类种族之间。从老干妈到辣条,从麻辣烫到四川辣酱,中国的美食走向世界,世界的美食也在无意中加入中国元素。

倒不是想说中华美食将引领全球饮食风潮之类的观点。从更广阔的角度来看,地球村之所以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美食方面的频繁交流只是原因之一。或者说,我们的世界如此缤纷多彩,老干妈们只是贡献了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网友总结的很到位:美国用苹果打开了中国的窗,而中国却用辣条撬开了美国的门。

对文章打分

你可以不关心老干妈和腾讯打官司 但得知道它在国外有多火

66 (7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