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快手网红教师月入60万 教培机构却尴尬了

2020年07月02日 08:52 次阅读 稿源:IT时报 条评论

2020年,教育行业经历了一场从线下到线上的大迁徙。春节期间,在线教育产品的用户相较去年同期激增了22%,教育学习类的日活用户从过去的8700万飙升至1.27亿,多个在线教育应用日活用户飙升至千万级别。

访问:

中国电信天翼云S2云主机限量1折起 最低仅需88元/年

阿里云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30秒快读

1 自由教师通过短视频百亿流量,月入60万,迅速网红化。

2 在线教育机构的处境却很尴尬,短视频引流转化难。

几乎同一时间段,抖音和快手分别实现了日活用户4亿和3亿的突破。秉持着“用户在哪,投放就落实在哪”的原则,在线教育公司自然而然地与短视频平台手拉手走在了一起。

暑期将至,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推出了“学浪计划”,三方将投入百亿流量,扶持平台教育创作者。在线教育经过近半年的洗牌,还能继续薅一次流量的红利吗?

01

自由教师的创业天堂

“老黄说英语”是由一个人撑起的团队,从2016年开始,离开教育培训机构的他不定期地上传英语短视频。渐渐地,拍摄背景架起了黑板和投屏,老黄成了快手英语区的头部网红老师,粉丝数量突破300万。

有了一定的粉丝积累,老黄的创业进程在年初迎来了爆发。在其快手小店上,一份售价接近1000元的全套课程精选,已经有了600多单的成交量。到今年5月,老黄的平均月收入接近60万元

投身“直播带课”成了单打独斗型教师的主要收入,他们无须考虑与培训机构的分成。“彭老师四五六年级”是一个语文、数学辅导的跨学科团队,拥有91.3万粉丝。

但《IT时报》记者发现,除每晚的语文、数学直播辅导外,6月20日至22日,他每晚还开展销售辅导资料的直播。快手小店显示,暑假语数课本与同步练习售价88元,新四/五年级语数课本与12本辅导资料售价168元,截至6月30日,店铺总销量4000多件。

不少线下机构创业者也开始转投短视频平台,甚至成为全职线上主播。“放心教育杜老师”就是其中之一,疫情以来,她转投快手,成为一名从小学二到六年级的全职数学、英语辅导老师。4个月以来,她积累了7509粉丝,虽然速度不算快,但杜老师更看重短视频平台的流量前景,“线下一个班只有几十人,但线上就不一样,潜力是无限的。”

3月,抖音率先对部分知识科普类账号开放5分钟长视频权限,之后推出“DOU知计划”短视频科普知识比赛,为平台知识创作者提供机会的同时,扶持其商业变现。

去年6月,快手正式上线快手课堂。今年7月,快手推出“教育生态合伙人计划”,为参加短视频生产的教育机构提供运营辅导和场景变现,春节前又拿出66.6亿流量助力教育类账号在快手平台冷启动。

“对于个体老师来讲,短视频是可以脱离机构,由老师个人完成从招生到提供教学产品服务完整闭环的新方式。”在线教育从业人员月白(化名)表示。

02

纠结、观望的培训机构

快哉学堂的熊二老师在抖音已经汇聚了超过10万的粉丝,他的抖音账号从疫情期间开始营业,发布了108个作品,置顶的短视频点赞数已经超过10万;创始人阿牛老师(陈金铭)的抖音粉丝数量也逼近10万。

“抖音是我们推广课程的一个渠道,通过短视频的发布能增加品牌的曝光度。”陈金铭坦言,现阶段仍停留在通过短视频内容积累粉丝,还未形成成熟的课程导流机制,教师队伍中类似熊二的个人号IP并不多,在抖音上形成50W的粉丝群体是快哉学堂上半年制定的计划。

打造流量教师是不少培训机构的共同思路,新东方曾经孵化了思思、腿姐、李旭等多位明星老师。6月初,由原新东方高管覃流星创办的泛教育领域网红名师MCN品牌101名师工厂宣布获得由北塔资本领投、蓝象资本跟投的数千万元Pre-A轮投资,这是101名师工厂在3个月内的第二轮融资。

在线少儿编程创始人陈斌对短视频平台的态度要谨慎得多,“抖音、快手的娱乐属性更强,可以当作导流的工具,但不能作为直播上课的媒介,有趣、好玩的短视频显然要比上课内容更吸引学员。”虽然多个短视频平台设置了“青少年模式”来抵挡多元内容的诱惑,但是快手和抖音的青少年模式均无法观看?与平台创业者“短视频+直播卖课”的盈利模式是相悖的。

教育行业资深从业者杜克(化名)表示,大多数培训机构不愿意放弃大流量平台,“头部公司的支持为在线教育行业提供了一个全民参与的平台,可以增强在线教育品牌的曝光度。而短视频种草能够探测用户兴趣,沉淀粉丝数量,进而实现用户转化。”

03

扶不起的“转化率”

腾讯广告一份针对1200个家庭的调研显示,K12在线教育目标人群触达渗透率在短时间内从37.5%提升至56.7%。投中研究院报告显示,2020年2月,教育培训机构的融资总规模同比增长275%,8家在线教育平台获得了超过亿元的融资,而同期,整个行业的创投交易数量与总额同比骤降了六至七成。

图源/投中研究院

当行业热度趋于稳定,在线教育平台也同样难逃固有的两大难题,一是获客成本高;二是付费转化率低。

移动广告数据平台AppGrowing的统计显示,一季度教育类的广告投放数量约2.21万条,季度同比增长117.02%。从事教育产业数据分析研究的黑板洞察算了一笔免费课的成本支出,它涵盖了师资、场地、架设服务器、后期处理、后期维护等等问题,仅从宽带角度来讲,教育公司需要投入约40万元的带宽费用。

VIPKID的抖音粉丝量已经超过300万,但是某场课程介绍直播的实时观看人数不超过10人,更无须想象一场直播背后的实际转化率了。

多位采访对象认为,短视频平台无法承担整体的教学和服务流程,其主要作用是作为流量引入的端口,教育企业成长的关键仍然在于内容和服务。

“面对在线教育的浪潮,各大平台前期开放了大量的免费课程吸引新用户。但是在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机构必须要考虑回本问题,如何增强与用户的信任程度,维持住用户对品牌长期的好口碑是培训机构必须关注的。”杜克表示。

“跟去年相比,今年的用户增量甚至出现了下滑的趋势。”陈斌向记者透露,“虽然年初的体验课程用户较以往增长了10倍,但是具有付费意愿的用户却比想象中少很多。特别是学校开设了全天的在线课程后,用户增长逐渐趋于缓慢。”

对文章打分

抖音快手网红教师月入60万 教培机构却尴尬了

8 (28%)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