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妈薅“鹅毛”蹊跷 复旦教授:骗子掌握核心信息像知情人

2020年07月04日 15:00 次阅读 稿源:新浪财经 条评论

1624万广告费和“萝卜章”的魔幻剧情正在上演,警方通报有三人冒充老干妈员工薅了腾讯(也被称为鹅厂)的“鹅毛”,那么究竟是“逗鹅冤”还是老“千”妈呢?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李若山表示,此事有些蹊跷。以他跟腾讯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腾讯在签协议之前,需要他们提供营业执照、信用证代码、纳税账号、银行账户、营业执照复印件等非常齐全的材料,此外,腾讯跟广告主协商如何把产品植入也很长时间的谈判。

访问:

阿里云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这三个人是有功底的人。”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冒充老干妈员工向腾讯行骗的三人还能成功,可能得到了很多老干妈的核心信息,才得以凭一张“假证明”完成后面一系列的运作, “个人感觉,这三个人如果不是老干妈的人,起码也是老干妈高管或者一些知情人的亲朋好友,也可能是供应商或客户。”

反转再反转 三人薅“鹅毛”功力不浅

此事的发酵源于一纸法院民事裁定书,6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同意原告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老干妈公司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万元的财产。

6月30日,腾讯对此回应,因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冻结了对方应支付的欠款金额。

但剧情马上迎来反转,当天,老干妈就否认合作一事——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

老干妈还表示,已报警,且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6月10日接到深圳南山法院委托贵阳南明法院送达的相关法律文书,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于6月20日决定对此案予以立案侦查。

网友还为此事写了一则段子:

“总裁,法务部已经请求查封资产了,热搜也已经跟上了。”

“她认错了吗?”

“认错了,她说我们认错人了,已经帮我们报警了。”

非常迅速,7月1日下午,贵阳公安双龙分局就通报,三名犯罪嫌疑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同在7月1日,腾讯公司就转发网友说“腾讯真是个憨憨啊……”的微博内容,并自嘲“其实,但是,一言难尽…”,还自掏腰包准备了1000瓶老干妈辣酱鼓励网友提供类似线索。由此,号称“南山必胜客”的腾讯变成了“逗鹅冤”。

事情还未落幕,警方调查正在进展。但从目前的信息看,李若山分析称,有些蹊跷。

“我曾经跟腾讯公司打过交道,签过合同,从流程上来看,腾讯确实是’南山必胜客’。”李若山表示,腾讯在签协议之前,需要他们提供营业执照、信用证代码、纳税账号、银行账户、营业执照复印件等非常齐全的材料。此外,腾讯还要进行一系列考核,同时,不只市场部参与,还有法务部也在。

“这三个人是有功底的人。”他认为,在这些流程之下,这些人冒充老干妈员工向腾讯行骗还能成功,可能得到了很多老干妈的核心信息,才得以凭一张“假证明”完成后面一系列的运作, “个人感觉,这三个人如果不是老干妈的人,起码也是老干妈高管或者一些知情人的亲朋好友,也可能是供应商或客户。当然最后结果要等警方调查公布。”

在他看来,首先,这三人需要懂得并了解税务代码、银行账号、信用证代码等;其次,他们对老干妈的产品、流程和市场政策要非常了解,“腾讯广告部签协议的时候,对于怎么把产品有机地切入到QQ飞车游戏中间,双方需要长时间谈判。如果这三人一问三不知,那腾讯会识别不出来吗?”

魔幻广告费中腾讯内控三大蹊跷

回头看腾讯,既然有这么严格的一套流程,为何还会“逗鹅冤”呢?

对此,李若山从三个角度分析腾讯内控存在一些“蹊跷”:

第一,在签合同之前,腾讯是否在不相容职务分离上做得很完善?

“任何的客户洽谈,内控最忌讳一个部门从头到底接洽。”他说道,从谈判、签约、盖章、执行、催款,需要把业务要分成授权、批准、执行、记录、监督五大块,来面对一个客户。“五个不同部门同时对一个假客户,我们认为比较容易识别出来。”李若山称,当然也有可能腾讯碰到了高手,应付了五个部门。但总体从客户接洽上,他认为,腾讯或许做得不是那么完美。

第二,在财报审计过程中,1600万的应收账款有没有发函询证?

李若山表示,广告协议是在2019年3月签的,4月开始宣传预热,下半年执行。而腾讯是家上市公司,需要对年报进行审计,一般通过第三方会计事务所,这广告款属于2019年年报内容,“1600万的应收账款,按照审计原则,我们要发函询证,进行第三方对账。”

他表示,如果对方提供的是假地址,那么第一次发函很可能没有回函,按照审计原则就会进行第二次发函询证。“如果第二次发函依然不回,那么我们审计就会发起追加补充审计,可能会怀疑这个客户存在不存在。”

“1600万,对于腾讯来讲不是一个大数字,也不是一个小数字。如果既不回函,又没有后面补充追加程序,那么为什么这么晚才发现?”李若山不解。

第三,为什么腾讯不是先跟老干妈沟通,而是直接诉诸法律?

据了解,腾讯起诉老干妈的立案时间为2020年3月17日,据上述民事裁定书披露,南山法院对腾讯申请的财产保全作出裁定的时间是2020年4月24日。腾讯的说法是,多次催款无果因此起诉,但老干妈却对媒体称,腾讯并没进行催款。

李若山表示,如果对方提供的是假地址,的确可能收不到函件,但是不发函也可以通过打电话,派人上门等方式催款,还可以通过律师跟老干妈沟通,都是“先礼后兵”,很少直接提出诉讼。

“但是,腾讯直接要求法院冻结财产。然后一个反转,老干妈不承认,表示没有这个事情,就让腾讯十分被动。”他从这个小细节点出,当企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如果没有很好的内控措施和流程,就容易碰到“逗鹅冤”、“老千妈”。(新浪财经 许旻 邹沅铮)

对文章打分

老“千”妈薅“鹅毛”蹊跷 复旦教授:骗子掌握核心信息像知情人

55 (86%)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